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江雉鱼杜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最新章节

跟着船在海面上晃了七日有余,追着快要落山的太阳,才险险的到了这个即将落脚的地方——楚州。楚州地处江南,自然不似竹林村那般萧条,这里繁华热闹,光是码头上就有好多小馆子供给各地的食客吃食,来排解这几日在海

书评专区

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

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免费阅读

跟着船在海面上晃了七日有余,追着快要落山的太阳,才险险的到了这个即将落脚的地方——楚州。

楚州地处江南,自然不似竹林村那般萧条,这里繁华热闹,光是码头上就有好多小馆子供给各地的食客吃食,来排解这几日在海上吃干粮的苦楚。

三人在码头上买了四碗鲜肉馄饨和几张肉饼子,与张大壮一起用过后,算是感谢他这几日照顾,之后作别了张大壮,三人就向着城内走去。

如果说码头的繁华热闹是一个个挤满了的小吃摊和人头攒动的客流,那城里的繁华热闹就是一座座精美雅致的屋舍和联排的繁华底商。

杜风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一直是那片穷苦的竹林村骤然看到这样繁华的地方倒是没了平日的活泼,多了几分拘谨胆怯,死死拉着杜大娘的裙摆不敢乱跑,看到感兴趣的泥人糖葫芦也只是恋恋不舍地看上几眼。

江雉鱼拿着几个铜板买了串糖葫芦递给杜风,杜风犹豫了一下却摇了摇头。

“姐姐,杜风不爱吃,不用花这个钱。”

杜风虽然拒绝着,但是还是不免往上面瞟上几眼,江雉鱼觉得这孩子懂事的有些让人心疼。

“姐姐下次不买了,可是今天钱都花了,姐姐和娘都不爱吃这个,难不成要扔了。”

江雉鱼作势真要找个地方扔了这糖葫芦。

“别,姐姐,我吃。”杜风像个小炮弹一样冲进了江雉鱼怀里,拿起她要扔的糖葫芦咬了一口,甜甜的外衣裹着里面酸酸的果子,杜风本还享受的舒展着眉眼突然皱了一下,紧接着整个小脸皱成了个小老头。

杜大娘关切地看着杜风,问:“怎么了,风哥儿。”

江雉鱼好笑的看着杜风,笑话他:“太酸就吐了吧 。”

“不吐,好吃 。”说着杜风麻利地嚼了几口就吞了下去,然后立刻就去咬第二口。

“酸还吃。”杜大娘打笑他 。

“好吃。”杜风一边被酸的呲牙咧嘴,一边一口接一口地吃着。

三人虽然被这繁华热闹迷了眼,却也知道应该找个地方落脚。

“娘,姐姐,我们今天要住在这些大房子里吗?”杜风好奇地问着,但是又想了想现在自家的情况,补了一句:“要不还是往边上住吧,这里看着太贵了。”

江雉鱼摸了摸杜风的脑袋道:“咱家以后一定会住到这里的大房子的。”

“嗯。”孩子的世界是天真的,大人告诉他们什么,他们就听什么,就比如现在,他就十分相信姐姐的话,她们家一定能住进这里的大房子。

三人一边看着这个新奇繁华的世界,一边往着城边冷清些的地方去,走了很久,前方的灯火就暗了下来,摆摊的摊贩也少了些,这里的人多穿着粗布衣裳,来来往往步履匆匆,显然不是闲逛的模样。

前面不远处难得有座客栈,看着有些陈旧了,门边的石阶都缺了一块,江雉鱼估计了一下,今晚也许就能住在这了。

进去看了看,零散的还有几桌人在喝酒,多穿的是粗布衣裳要么就是精干的短打,母子三人一身灰扑扑的在这倒是不突兀。

柜台前坐着个年轻姑娘,见来人开口询问:“三位,打尖还是住店。”

江雉鱼窘迫地开口问道:“什么价钱。”

似乎看出眼前三人手头的拮据,那柜台前的姑娘思忖了一下,道:“天字号一两银子,地字号五百文,人字号一百文,通铺要十文一个人,我们这刚好有一间空的通铺,我能给你们开一个,姑娘住着也方便些。”

“如果我们要在这住上几日的话,不知道这通铺能空几日。”江雉鱼开口询问。

那姑娘却无奈皱了皱眉道:“这不好说,我们这便宜些客流大,那通铺住的也大多是些男人,我实在难给您打包票。”

江雉鱼却没再难为这姑娘,付了三十文钱就住进了后院的大通铺,倒是几个男人看了眼睛在那江雉鱼的背影逡巡了一圈道:“老板娘,现在订个通铺位,就刚刚小娘子那屋。”

那老板娘一声嗤笑:“客满了。”

那男人却大声嚷着:“撒谎我都听到了,明明那屋没人。”

“听到了你还问,我既答应她那屋今晚没人,今晚就必定没人。”老板娘垂下头接着打起了算盘,没在言语。

那男人看老板态度,似乎也有几分忌惮,没再胡搅蛮缠,接着喝酒了。

这出闹剧江雉鱼自然是不知道的,母子三人进了屋,放下行李坐在干净整洁的房间里困意都涌了上来,赶了好几天的路,终于能下船睡个踏实觉了。

小杜风困的眼神迷离,站着的时候就拽着杜大娘衣角头一点一点的。

杜大娘看着笑了笑,一把抱起儿子放在了床上,给他盖上被子。

“雉鱼啊,咱们的钱还是要省些花啊,这楚州物价真是贵啊。”

江雉鱼同意的点头道:“明天还是问问老板娘这附近能不能租个屋子,总住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一番商讨,母女二人从后院井里打了两盆水,轮流擦洗过后才睡下了。

夜里果然像老板娘说的只有他们三人在这屋里,虽然江雉鱼和杜大娘时刻留了个警惕,但是比起在船上的那几日,已然算是香甜好梦了。

一觉天明,再一睁眼外面的日头已经老高了,杜大娘已经起身了,正给杜风擦洗,看到江雉鱼醒了,立刻把杜风的衣服套了上,杜风似乎也到了害羞的年纪,捂紧了自己的小段褂子,麻溜地自己把其他衣服穿了起来 。

“醒了?”杜大娘问着。

江雉鱼点了点头,似乎睡久了还有些懵。

杜大娘笑了笑,催她去洗漱收拾准备出门了。

江雉鱼直到被杜大娘一把面巾糊到脸上才清醒过来,难得懒散地拖着身子下床。

母子三人洗漱一番,跟老板娘打听了附近的牙行就出门了。

三人先是找了个摊子一人喝了一碗热乎的汤面。

杜大娘直感叹:“还是没雉鱼你做的好。”

杜风也忙跟着表示同意。

江雉鱼笑着说:“那敢情好,以后咱家就天天在家吃,倒是省了。”

母子三人相视一笑,仿佛真就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

三人吃过饭顺着刚刚老板娘指的路,又问了几个路人才找到了这家牙行。

刚进门,就迎上来一个牙人。

“呦大嫂子,这是来给闺女找个好去处的?”

这直白的话杜大娘哪能听不懂,也没理这牙人,拉着江雉鱼和杜风就往里走。

到里面看着倒是和外面那个牙人一般意思,都在打量着杜大娘手里牵着的漂亮姑娘,只有一人有些奇怪,此人一身书生打扮,穿的是青衫长袍,手里夹着厚厚的一本册子,上面标着“赁房”二字。

江雉鱼在杜大娘极为不赞同的目光下,拉着杜大娘向着那人走了过去。

“先生手里有赁房吗?”

这时这男子才把头从书里抬起来。

“自然有,你要什么样子的。”

“便宜安全的三间屋子有院子和厨房最好,如果邻居友善那就更是好了。”

“有,东市有一家,就是临着码头有些吵闹,但是附近住了个捕快,很是安全,今天有人刚退租,就是房子有些旧。”

江雉鱼和杜大娘交换了一个眼神,似乎都比较满意:“现在能看吗?”

“自然能。”

说着书生前面带起了路。

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才到了这个书生嘴里的房子,房子是个一进的小宅子,不大有厨房有院子,还多出了一个屋子,有四个屋子,就是的确有些旧了,可能要自己动手修补修补,杜大娘和江雉鱼转了一圈,很是满意,询问起了房价。

江雉鱼开口问道:“是怎么个租法。”

书生开口:“六两银子一年。”

“六两,书生之前你可是说五两就租,欺负妇孺呢。”外面传来一道粗犷的男声,这时一个穿着官差衣服配着刀的人走了进来,应该就是书生说的捕快了。

书生揉了揉额角,不知怎的又把这个爱管闲事的大爷招惹来了。

“张捕快,之前和您说是五两,那都是半年前的事了,人家主家前阵子这里修了口水井,这附近又开了个码头,房子涨价了很正常。”

捕快却走了进来,逛了一圈,道:“修口水井涨一两?再说码头又不是他开的,这主家怎么不去抢。”

江雉鱼却没再开口,心想的却是,如果隔壁住着个热心肠的张捕快是最好的,母子三人的安全也不用担心了。

在那捕快与书生拉扯中,江雉鱼一看书生铁了心不落价,也就没再争执,掏出了六两银子,书生倒是利落,很快就去办了手续 。

倒是捕快有些郁闷似乎嫌弃江雉鱼这钱掏的不值。

“姑娘,我看你们孤儿寡母是来这里讨生活的吧,这花钱怎么这么不节俭,这里物价贵的很啊。”

江雉鱼笑了笑,却说到:“总是要给人家些银子和利润,人家才能痛快地给你办事,下次人家也才乐意搭理咱不是,我们刚到这,举目无亲的,太压低人家的价格的确不合适。”

捕头听了倒是若有所思了起来,不说赞同也不说不赞同,直感叹怪人怪理就走了,临到门前倒是说了一句有事可以到里面隔壁房子里找他。

不多会书生开了证明就回来了,一边递给江雉鱼三人后又嘱咐了一番,一边给母子三人借了些修理的工具,联系了一批泥瓦才离开 。

等到无关的人都走了,母子三人才热火朝天地整理起了屋子。

年纪最小的杜风打理院子,江雉鱼则上去查看屋顶的情况,杜大娘则去厨房整理灶台收拾。

没多会书生给联系的东西就到了,杜大娘活了些水泥修补起了灶台,江雉鱼则拿着瓦片和一盆水泥上了屋顶修理。

亏得三人手脚麻利,忙了一个下午,日头斜斜地垂下终于是把屋子修补好了,虽然屋子里还是空空如也,甚至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但是屋外面已经焕然一新,连掉了的墙皮都被糊上一层崭新的白墙泥。

“只要这几日都是大晴天就没问题了。”江雉鱼开心地说着。

杜大娘也眉眼舒展道:“看这天气应该不会下雨,起码要连着晴三日才对得起这高高的云不是。”

说着母女二人不约而同笑出了声,杜风仰头看着二人也跟着傻笑了起来 。

杜大娘肚子叫了叫,紧接着又响起了两声跟着应和,可见三人都是饿得够呛。

且不说江雉鱼以前都是一日三餐,到了古代遵循作息变成早晚两餐,每到午餐就草草吃些,就是平日里吃惯了江雉鱼给准备中午干粮的杜大娘和杜风也是饿得够呛,由于厨房里还是空的,三人只能又去外面解决。

在附近找了个摊子,老板端上来了三碗热乎的汤面,三人一人捧着一碗酒热乎乎地呼噜起来。

“雉鱼啊,娘以后去给人家做些浆洗或是缝补活计,你就在家带杜风,看着他别闯祸可好?”

“娘,我有打算,您不用担心,咱们饿不死。”

杜大娘闻言有些新奇地问:“我儿是有什么好主意。”但是言语里的调笑似乎也没太当真。

江雉鱼胸有成竹地说,似乎已经考虑很久了:“我们可以开个卖吃食的小摊子。”

“吃食?姐姐做的吃食最是好,比这外面卖的都好。”杜风听了很是高兴。

杜大娘却忖度了一会儿,似乎有些担心:“雉鱼啊,做吃食每日要早早的起,太辛苦了,而且咱么做吃食,人家也做吃食,纵使咱味道好,但是人家认得还是这些老店铺。”

江雉鱼却并不担心,因为她的确已经想好对策了。

“娘我们先开个小摊子,投入小,攒些钱在开大摊子,至于您说的怕没有客流,我们只要做些别人家不做的东西不就行了。”

“这……”杜大娘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江雉鱼在她眼里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但是如果孩子要是想闯一闯她也会支持,杜大娘松了口:“那好,明日我们先去那市集上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第二天母子三人起了个大早,打算赶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去参加早市。

也许是因为还早的缘故,早市上的摊子和人流倒还还不多,来来往往有几个挑着扁担的货郎,他们到自己摊位上铺开席子,点上蜡烛开始摆起自己的货物,有卖吃食的,像是炊饼、糕点、果脯……还有卖些玩意儿的像是珠花、摆件、玉佩、泥人……至于一些明火的早点铺多在底商里又或是街头街尾。

这次三人倒是没买早餐,反倒买了些糕点果脯,算是进一步了解这里的物价。

“您几位是外来的吧,嗨这时候的吃食还是码头的最好,花样多还便宜些。”货郎给江雉鱼包了一包果脯,又对三人说道着:“那里还有些卖海货的,咱们这条街上可是没有。”似乎看江雉鱼长的漂亮,货郎又不免多嘴了几句。

江雉鱼甜甜地笑着道了声谢,带着杜大娘和杜风就向着码头走了。

果不其然,母子三人到了那码头,时候正早但客流却比刚刚那早市更热闹些。

可能是因为周围都是来往的商户和水手,这里一整天摊子周围都断断续续地有着一些客流量,一些商户出手阔绰些商贩们还能拿些小费。

周围的一些海鱼倒是以前竹林村罕见的稀罕货。

江雉鱼走到一个卖的鱼种类比较全的摊子上,问道:“老板,你这大白鲢怎么卖。”

老板很是热情地说:“姑娘识货啊,这鲢鱼好啊,刺少个头大,一家子可以吃上好几日呢,您要是有心买,我算您三十八文这一条,这一条可将近六斤多呢。”

“大哥您这都要赶上小半扇猪肉了。”杜大嫂看着这条大白鱼有些稀罕,但是这价钱实在贵了些。

“大娘,这猪肉地上跑的,您随时能有,这大白鲢可稀罕,您去打听这周边的摊子哪能有我这便宜的。”那卖鱼的大哥依旧热络的说着,丝毫没有因为杜大娘的还价而不高兴。

其实刚刚一路过来江雉鱼也跟了一耳朵听了听,这海鲜在宋朝其实已经不算什么稀罕货了,尤其是像楚州这靠海的地方,多半是这贩鱼的大哥看他们外地的脸生,想着抬些价格卖。

江雉鱼斩钉截铁地道:“大哥二十五文这条鱼最多了,再多我们就不买了。”

“姑娘这价杀的太狠了些,再给抬抬。”那大哥却难得收起了嬉笑的表情,正色了一些,似乎是知道遇见了行家。

但江雉鱼却作势要走,那大哥却拦住了她,毕竟这鱼个头大,一般人家也不会买这么大一条,今儿个碰到这姑娘卖了总比砸在手里强些。

江杜大娘的嘴角似乎都要咧到耳根子了,她是真稀罕这条大鱼,她从小爱吃鱼,以前在娘家的时候隔三差五是能吃上的,但是后来嫁到了竹林村却是这日子捉襟见肘,不说这海鱼,就是这猪肉都是难得男人们去打猎才吃得上的,这条大白鲢她更是没见过,这么大一条,虽然二十五文有些贵,但是可以吃上好几日也是值得的。

“大哥我看你那盆里还堆着几条鱿鱼?”

“姑娘是说柔鱼吧,这东西不好吃,腥气的很,你要喜欢我两文钱都卖你了。”

看着那一大盆,江雉鱼看着倒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

“大哥送我两条?好吃我再来买,您看我都买了这么条大白鲢了。”

那鱼贩子似乎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下次一定还来我这买啊。

“好嘞,大哥。”

鱼贩子被这一声声大哥叫的也是没了脾气最后理好了东西递到了杜大娘和江雉鱼手里,两人道了声谢回头一看却发现杜风不见了踪影。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江雉鱼杜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宋首富:团宠农家小厨娘》最新章节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