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沈之瑶池卿,捡到的醋精神兽耳朵毛茸茸的小说免费阅读

沈之瑶面无表情地坐着,旁边的桌子上煤球在骂骂咧咧地上蹿下跳着。“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你你你简直水性杨花!爷在三界浪的时候你都没出生!你连给爷垫脚都不配!”沈之瑶一把将池卿按住,拿出手帕放到他毛绒绒的

书评专区

捡到的醋精神兽耳朵毛茸茸的

捡到的醋精神兽耳朵毛茸茸的》免费阅读

沈之瑶面无表情地坐着,旁边的桌子上煤球在骂骂咧咧地上蹿下跳着。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你你你简直水性杨花!爷在三界浪的时候你都没出生!你连给爷垫脚都不配!”

沈之瑶一把将池卿按住,拿出手帕放到他毛绒绒的脑袋上。

“你…要不先把鼻血擦一擦吧。”

池卿从手帕中蹭出来,看到帕子上的红色血迹沉默了一下。

“这是爷被你气得脑溢血!七窍流血!才不是什么鼻血!”

“好好好我知道了煤球大爷,你冷静一点。”沈之瑶弱弱地说,她感觉要被吵得神经衰弱了,而且刚刚明明她受到的冲击才更大吧。

“什么煤球!爷我叫池卿!!”池卿一转身背对着沈之瑶,只给她留下一个毛绒绒的背影。在沈之瑶看不到的角度,池卿平日里充满戾气的双眼瞪得圆溜溜的,羞得满是水汽,心虚的左顾右盼,毛绒绒的脸更是烫到快要冒烟。

“所以…你是不小心被封印的神兽?”沈之瑶揉着太阳穴慢吞吞地问到。

池卿侧眸看了一眼沈之瑶,不情不愿地回道。“是,本来不应该有任何契约可以束缚神兽的,都怪该死的封印,应该就是它让契约成功了。而且还是同心契约。”

沈之瑶想到百分百契约符,心虚了一下。“同心契约是什么?”

池卿不屑地看了眼沈之瑶。“同心契约双方可以互通心意,可以传递修为,重点是一方如果死了,另一方也会身受重伤,修为倒退。”

沈之瑶叹了口气,都不知道这件事是好是坏,那边池卿还嘟囔着等他封印解除一定要解开契约,半空中刚刚打开的弹幕也因为这巨大的信息量疯狂刷屏。甚至还有要磕他们这对CP的。

沈之瑶不禁想起了池卿的人形,虽然只维持了不到二十秒,但还是让她狠狠地被惊艳了。

不过这脾气真是太大了。

(瑶瑶,今天没有吃播了吗?)

(对呀,期待特别节目:瑶瑶带我吃世界。)

突然看到这两条弹幕,沈之瑶站起身。在合欢宗修炼的时候,为了巩固吃播粉丝,也为了犒劳自己,沈之瑶经常去最近的小城中吃好吃的做吃播,几日未进米水,沈之瑶也有些馋了。正好也可以逃离这个尴尬的处境。

“我…我出去一趟。”

迅速地跟池卿告别,沈之瑶总算走出了院门。

池卿不满地看着远离的沈之瑶,抬起脚跟了上去,想着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要搞什么幺蛾子。

沈之瑶看着池卿跟在她身后,就没管他,悄悄地走向了半山腰的溪流附近。

这天鉴派灵气充盈,连河里都鱼鲜蟹肥,个个都活蹦乱跳,看着就仿佛能想象出鱼肉的鲜嫩弹牙。

(哇哇哇这就是无污染的大自然吗?)

(这鱼可太肥了吸溜吸溜。)

(瑶瑶是要自己烤鱼吗?瑶瑶会做饭?)

(不应该先关心瑶瑶会抓鱼吗?)

沈之瑶忍住口水。虽然从来没抓过鱼,但是自己可都修仙了应该是手到擒来吧。

带着一种自信,沈之瑶拿根树枝走进了小河里。

池卿这时候也明白沈之瑶要干什么了。

沈之瑶都筑基了,应该早就辟谷了才对,本来还想着这个岁数筑基也算是修炼上不太蠢笨,结果真是朽木不可雕。

池卿看着沈之瑶甚至廉耻地脱了鞋袜,立马转过视线,只觉得毛茸茸的脸不知为何都有些发烫。

真…真是不知羞耻!

“嘶—这河水真凉。”河水的凉意丝毫没有使沈之瑶退却,兴致盎然的握紧手中的树枝。

——

(啊。又没抓住。)

(我仿佛在看重播。)

(心疼瑶瑶甚至有些想笑。)

池卿打了个哈气侧头一看,那女人还在和鱼奋斗。

那女人的身手看起来平时就没有战斗过,再加上在灵气充裕地方生长的鱼自然更机敏,这半天竟是一条也没抓到。

沈之瑶看着弹幕放下树枝,大肥鱼挑衅般的在她面前摆尾,脑子里已经在想下什么药可以小范围的弄晕这些鱼了。

“切,真弱。”池卿嘟囔道。

(快看啊哈哈哈哈池大佬都看不下去了。)

听到池卿的话,沈之尴尬地咬了的咬了咬唇,有些气又有些委屈。她还没被一个人说过这么多次,而且她还没法报复回去。

沈之瑶回头也不理他,只默默继续的抓鱼。

“给你。”过了一会儿,池卿突然又说话。

沈之瑶转过头,就看见池卿站在三条扑腾的大肥鱼的上悠闲地舔了舔爪子,然后嫌弃地看了她蹭蹭地跳上地跳上了树。

沈之瑶:…

沈之瑶看了眼天色,决定当然地接受自家宠物对自己的孝敬。

走出河水,蹲下穿鞋袜,在河水里泡了一会已经有些冰凉。

升起烤鱼用的火还是感觉有些凉意,看到旁边懒懒的闭眼小憩的池卿眼前一亮,又想到他是那么大一个男的又暗了下去。

唉,毛绒绒自发热的真·动物毛毯应该很舒服吧。

池卿正闭眼休息着,突然感到一阵凉意,睁眼便看到篝火下的沈之瑶。突然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给她抓鱼?我就应该看她傻气地抓一晚上鱼。

把收拾好的鱼串在木棍上,借着刚好的火苗撒上沈之瑶之前买的调料,慢慢地转动让鱼均匀受热。

小溪潺潺,夜幕低垂,天上星子静静的流转,弹幕和沈之瑶与池卿都沉浸在这一刻的悠闲里。

池卿借着火苗,暗暗地看了眼沈之瑶,身着一身红色衣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灯火下更显肤如凝脂、明眸皓齿,身上更是暗香浮动。

池卿地看了一会不屑地把头埋进了前爪中。

哼!一看就是合欢宗妖里妖气的女子!不知勾搭了多少男人!

不一会儿,鱼的咸香伴随着香辛料的刺激的味道渐渐飘出,沈之瑶笑着举起一条鱼和弹幕说道。

“终于好啦~好香。”

刚要放进嘴里,一个黑爪子按住了沈之瑶。

“既然你非要给我上供,我就勉强收下了。”

最后池卿吃了整整两条烤鱼,让弹幕一阵口水直流,沈之瑶暗想看着不大,饭量到挺大。

烤鱼肉质鲜嫩,富含油脂,和着香料味道香极了,沈之瑶满意毁尸灭迹,把一切处理干净。在夜色中又偷偷摸回了小院,在弹幕一阵嗷嗷待哺的声音中关掉了直播便转头睡下了。

——

清晨,天刚蒙蒙亮就有人敲响了沈之瑶的房门。

“沈姑娘,长老有请。”

挣扎了一番,想着还要早早给林楚清治好沈之瑶只好收拾着起了床。看着在软垫上熟睡的池卿,顺手抱在怀里把直播打开便推门出去了。

一个陌生的小童来给沈之瑶带路,比起昨天那个倒是老实很多,见沈之瑶跟上了就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弹幕寥寥几个在欣赏着天鉴派清晨的风景,沈之瑶跟着弟子左拐八拐走到了昨天到的青石广场上,一大波天鉴派弟子身姿挺拔,像一个个小白杨一样站着。沈之瑶甚至感觉好像看到了原文男主元熙。

“这是在干什么?”沈之瑶问道。

“天鉴派的每日早课,修为尚浅或者刚入门不久的弟子都要来听的。”小童回答道。

沈之瑶点点头,随着小童又走了一会儿,就到了一个大殿的门口。在小童通报过后,沈之瑶便迈步走了进去。

(哇~要见到大人物啦。)

(瑟瑟发抖,我简直都怕他们发现我们。)

天鉴派一共四个长老,一个掌门。平日里见一个都难的人物倒是让沈之瑶见到了两个。主座的就是林楚清的师父风凌长老,旁边是历战长老,也是天鉴派刑律堂的堂主。

两位长老也打量了一下沈之瑶,和其他合欢宗女子一样身穿红色衣裙,目光坦荡,镇定自若。

“沈姑娘,非常感谢你救下了楚清。”风凌长老示意沈之瑶坐下并说道。一脸肃穆,愁眉不展显然还在为林楚清担心。

“沈姑娘,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林楚清乃是我派堪称天才的杰出弟子,此次他受重伤对于整个门派都是重要的一件事。关于他受伤的前因后果,我也询问了弟子,还是略有出入,便想找姑娘确认一下。”

历战长老双目凌厉地看着沈之瑶,沈之瑶本来就知道请她过来不是表达感谢这么简单,听这位长老一说,倒是猜出了什么。

怕是那几个怂包弟子害怕被牵连怪罪,故意互相说得含糊不清呢。

(哦~这位历战长老的脸啧啧啧。)

(我简直不敢相信修仙界还有脸这么黑的人。)

历战长老的肤色确实独树一帜。沈之瑶咳了咳,忍住笑意。大大方方的说出了那日她看见的一切,尤其突出了那日几个天鉴派弟子缩在一起的“雄姿”。

(瑶瑶干得漂亮,那几个怂包肯定要被罚啦!)

二位长老听完后,心里已经信了八成,毕竟这小姑娘虽然是魔教合欢宗弟子,但言语间坦坦荡荡,有什么问题也都回答上了,再加上和林楚清说得也基本一致。

历战长老冲风凌长老点点头,已经迫不及待地去抓那些败坏门风,不堪天鉴派剑意的弟子,风一样卷过沈之瑶身旁就冲了出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沈之瑶池卿,捡到的醋精神兽耳朵毛茸茸的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