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刈清唐丽欣,出马仙的妖孽女友小说免费阅读

刈清的店铺在南通大街北侧,门口正对着新安路,新安路左侧是吉乐寺,在一直向前便是新安高架桥,在刈清店门口看新安路的感觉就是一条直通天际的断头路。闫宁打车到了吉乐寺步行过马路的时候看见了九灵堂的牌匾。黑色

书评专区

出马仙的妖孽女友

出马仙的妖孽女友》免费阅读

刈清的店铺在南通大街北侧,门口正对着新安路,新安路左侧是吉乐寺,在一直向前便是新安高架桥,在刈清店门口看新安路的感觉就是一条直通天际的断头路。闫宁打车到了吉乐寺步行过马路的时候看见了九灵堂的牌匾。黑色的牌底上面镶刻着金色篆体的九灵堂三个字,显得有些阴森。就算不懂风水的闫宁也觉得这个位置实在是有些诡异,怎么把店铺选择在正对马路的位置,这叫什么来着?哦,对,叫路煞。

九灵堂的堂营里头行教主胡震罡坐正襟危坐在正堂的太师椅上,正厅左右共计九把椅子,分别是左侧胡、黄、白、柳、灰、五大堂主,右侧有四把分别是东、南、西、北。四位护法仙家的位置。右侧虽然是四把椅子可从来只是有三位坐在这里。黄素云陪着胡青菡站在中间。

慈眉善目的白家老太太说道:青菡这孩子一看就是乖巧懂事。我第一眼就觉着喜欢,要不跟我去白堂学医术?

黄素云立马接话:白姥姥您可不带这么偏心眼子的啊,我这跟您猴了这么久了,您也没说要教我个一招半式的,看青菡妹子一眼你就要收徒弟了。

白老太太哈哈笑着对上手座的黄老太太说:大妹子,你家这孙丫头这嘴可是够利索的。

黄老太太笑着回到:是啊!这孩子就是从小跟我身边惯的没样了。跟谁都没大没小的。

白老太太:我还就喜欢她这个性子,现在黄堂天兴也不常在,就她还能帮你忙活忙活。

黄老太太:是呗,也算亏了有她了。

白老太太又看了看胡震罡问道:堂主打算把青菡安排到哪去?我是真喜欢这孩子。

胡震罡呷了一口茶笑着回到:青菡,难得你白奶奶喜欢,还不谢谢你白奶奶。

胡青菡向白老太太欠了一下身子:谢谢奶奶,不过我还是想先出去锻炼锻炼。

白老太太:孩子这莫不是有想去的地方了呀。

胡震罡:哦,她自己倒是想去做贴身报马。

灰家老爷子微微一怔开口道:报马倒是个锻炼机会,天兴成天陪在刈清旁边也不是个办法,而且他现在还这个状态。青菡去也算合适,就是当贴身报马实在有些辛苦。

胡青菡急忙说道:我不怕苦。

旁边的黄素云轻轻拉一下胡青菡的衣角。

胡震罡:这个事先放一放,素云啊,你带青菡去转转,我们还有事要商量。

黄素云带着胡青菡出去后,一直没说话的柳家堂主莽老爷子开口道:我倒是觉得这孩子做报马合适。

黄老太太:嗯,贴身报马确实很磨性子,就是太过辛苦。

胡震罡:让她历练一下也好,黄家姐姐,天兴现在这个状态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您看?

黄老太太听到黄天兴就一脸愁容的说:我这孩子也是命里该劫,现在也没什么好办法,一切听堂主安排。

胡青菡和黄素云出来走了一段路之后,胡青菡回头看了看,便问黄素云:云姐姐,你刚才拉我干嘛?

黄素云:青菡妹子,你刚来,很多事你还不清楚,去做贴身报马可不容易。

胡青菡不明就里:怎么呢?

黄素云:你看我那可怜的哥哥,现在弄得仙不仙,鬼不鬼的。虽然贴身报马对修行路上的帮助很大,可咱们堂营毕竟是出马堂营,总是避免不了意外。

胡青菡:二堂主的事我也听说一些。我不怕,我还挺崇拜他的 。

黄素云打量了一下到:看着你文文弱弱的还是个倔脾气嘞!

闫宁进入刈清的店门,左右看了一眼,店内两侧摆放了各种小体量的佛像和财神像。柜台下橱窗里是各种材料的佛珠和摆件,还有两排长长的联排木椅,正前方有一个木桌,桌后面一席布帘,店内空间让人感觉有些压抑。

刈清撩起门帘从后门出来:来了呀。

闫宁低头嗯了一声。

刈清看出她有些紧张,便招呼她坐下。

刈清:喝点什么?

闫宁扣着自己的指甲不敢抬头:不用了,谢谢。

刈清给闫宁倒了一杯热水:别紧张。

闫宁还是低着头微微的嗯了一声。

刈清:这样,既然你不知从何说起,那么我说你听,如果你觉得我说的对你就点头。

闫宁点了点头。

刈清:嗯,好,那咱们开始,你喝点水别紧张就当闲聊天。你是不是感觉后背有什么东西压着?

闫宁惊讶的看了一眼刈清,用力的点了点头。

刈清:嗯,这就对了,这感觉多久了?

闫宁嗫嚅到:差不多三个月了。

刈清:嗯,好,那我接下来要问的可能有些隐私,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回答我,如果你感觉为难就算了。

闫宁看了一眼刈清:我信你,从我接到你名片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能帮我!

刈清:好,既然你相信我,我就问了,我可以跟你保证咱们的谈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闫宁点了点头

刈清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你是不是在几个月之前,打过胎?

闫宁把头低的很低身体有些抽搐,刈清猜到她是哭了,便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

闫宁接过纸巾擦了擦,抽泣到:嗯,大概五个月了。

刈清继续到:而且在这之前你还有一次。(根据灰家收回来的消息应该如此)

闫宁红着眼睛看了看刈清,又底下头:你,真的很厉害,都被你说中了。又抬起头看着刈清说:你能帮帮我吗?

刈清:嗯,既然因果如此,我可以给你处理一下,可是我需要你的配合。

闫宁点了点头:我配合!

刈清:我需要你把两次的大概经过跟我说一下。不需要说细节,再有就是,我需要去你住的地方看一下。

闫宁大概整理了一下思绪,便开自嘲道:我就是一个渣男收割机,每次都是遇到这种天底下最渣的男人,口口声声的爱我,喜欢我。等把我骗到手人就消失了。第一个如此,这一个也是。

闫宁努力的控制了一下自己抽泣的身体继续到:第一个那是大学刚毕业那会认识的,刚进入社会,什么都不懂,最初对我算是无微不至,我很感动就和他在一起了,结果我怀了孕他就害怕了,人就消失了。没办法我只能打掉孩子。哎,那种痛苦,,,。从那以后我就在没谈过恋爱,因为我害怕,直到遇到这一位,过程我就不多说了吧,都是些狗血剧情。结果还是如此,怕什么来什么,我又一次意外怀孕,男人再一次消失,我只能再一次去堕胎。

说完用力抓了一下衣角,没忍住的泪水顺着脸颊向下。

刈清看了看闫宁:那么你相信这个世界是有鬼魂存在吗?

闫宁:以前不怎么信,现在有点信了,从拿你名片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什么了,你的意思是不是和我堕胎有关系。

刈清没有绕弯:是的,你现在是不身体感觉好些了?

刈清一提醒闫宁才发现,自己后背负压的感觉确实消失了。

闫宁:是啊,现在没有那种感觉了。

刈清看了看门外:嗯,那是因为他进不来。

闫宁走了以后黄天兴一身白色西装从墙上飘了下来。

刈清一看黄天兴的这身装扮,就狠狠的拍一下额头说道:艾玛!天兴你这是要干啥?

黄天兴:Gentleman

刈清抓了抓头发:艾玛,脑仁疼。

黄天兴:闫宁的事你打算带谁去?

刈清:这种事一般都是胡三哥办,怎么你要去?

黄天兴:两次投胎都投到一个人那里,应是有前缘因果,结果两次堕胎,良缘变孽缘,这样的烂摊子还是让胡三哥去吧。我可以和你们去看看热闹。

刈清向黄天兴比划了一个踢腿动作,黄天兴也没闪躲。刈清:那你让我把镇魂符给她干嘛?

黄天兴:给她并不代表我就去,再说你不打算让她今天回去睡个踏实觉吗?

刈清:我们约的是后天去她家里。

黄天兴:我管你们哪一天,反正叫上我去看热闹就行。

说完便闪身回到了墙里,黄天兴跟随在刈清的身边时间最长,开始时黄天兴所在的黄家还是刈家的保家仙,直到后来刈清出马后,天兴便做了刈清的贴身报马,有太多诡异的经历,如今已是过命的兄弟。何况天兴为救自己报废了升仙的前路。想到这里刈清从怀里掏出一块白玉,白玉表面的光泽显得有些暗淡。刈清轻叹一声从桌子上取出一只银针,刺破手指。滴在白玉上的血,化作网状的丝线渗入玉中,慢慢吸收了血液的白玉又焕发了些光泽。刈清将白玉放在嘴边,轻轻的吻了一下:亲爱的,我好想你啊。

周盈的父亲周元泰是刈清处理完闫宁的事情之后10天之后来到刈清店里的,对于周元泰的到来刈清有些意外,因为他觉得这对父女在他处理完闫宁的事情之后就不会再有什么瓜葛,其实闫宁的事情处理的还算是很顺利的,只是有两个小插曲,第一是,刈清带着黄天兴先去闫宁家里布阵,事先让闫宁出去,然后刈清用灵符封住了所有门窗,防止孽灵逃脱,打算来个瓮中捉鳖,黄天兴去迎胡家的三少爷来打配合,结果刈清布设完阵眼之后怎么也等不来黄天兴,打算出去看一下到底出了什么情况的时候,一开门便看见黄天兴和胡家三少带着一众仙家怒目而视。

刈清也很纳闷:来了这么不进去?都等你们半天了,闫宁给我发了好几个信息了。

黄天兴用手掌用力的拍了拍脑门:艾玛!!!

刈清看了看胡家三少:三哥他咋了?

胡家三少呵呵了一声:没事,也不知道哪个傻逼把灵符贴门上了,我们来了也进不去啊!

刈清回头一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把符咒都贴在了门窗的外面,可不是都进不来了,立马臊的从头红到脚:哎呀!你说我咋贴外面了!

黄天兴揶揄道:也不知道你是跟谁一伙的,你这不是打算让他跑不掉,你这是为了让我们进不去呀!

刈清赶紧又把所有门窗上的符咒从外面转帖到内侧。

黄天兴边摇头边看着刈清忙活:三哥,我咋觉得咱们早晚都得让这瘪犊子玩死呢?

胡家三少插着腰站在一旁叹了口气:哎,,命啊。

胡家三少的实战经验丰富,从黄天兴出事以后,堂主将他列为重点培养对象,已经成长为堂营里的主将担当。性格洒脱,很有领导力,公正且亲和,下面的一众仙家对胡家三少很是敬重,已然是年轻一代的实力担当。

在胡家三少周密的安排下,捉拿孽婴的过程十分顺利,只是在最后打算将孽婴收回禁魂铃的时候,唐欣的魂魄意外从玉石中现身,只向刈清说了一句话:亲爱的,我一个人在里面好孤单,让这孩子陪我吧。说完就将那孩婴的魂魄带回了玉石。对于唐欣魂魄的现身刈清很是惊喜,不过在想要和唐欣的魂魄沟通就不行了,回去咨询的白家老太太,给的答复是。这近两年来刈清一直用自己的精血来滋养唐欣的魂魄,再加上灵石本身的功效,虽然唐欣的魂魄伤的很重。看来还是有恢复的希望,这让刈清很是开心,希望是他坚持下去的唯一原动力,不过另一个消息却很是为难,那玉石的灵气已经基本耗尽,还要尽快找一块灵石将唐欣转移出去,这灵石本就是天地灵物极其稀少,要去何处才能在寻一块。

当年在刈清的苦苦哀求下白家老太太用自己珍藏的养魂石将唐欣的魂魄收在其内,同时也告诉刈清这养魂石需要纯阳精血滋养才能维持,等魂魄恢复以后再问出其元身在何处,才有还阳的可能,白家老太太也是缓兵之计,她没告诉刈清的是如果魂魄离体一年以上恢复的几率就是微乎其微了,如今已经两年的时间,就算唐欣的魂魄恢复。基本是没有还阳的可能了。

对于周元泰的不请自来,虽然有些意外,却还是客气的欢迎,毕竟他对周元泰的第一印象很好,真是觉得希望有机会可以和他探讨一下佛法。

周元泰在刈清店里转了一圈,然后将脚步停在的那幅山水画前,刈清给周元泰泡了一杯茶端了过来。

刈清手端茶杯恭敬的说了一声:您喝茶。

周元泰依旧是那副和蔼的表情,点了点头接过茶杯,呷了一口:嗯,好茶。

刈清莞尔一笑

周元泰继续端详那幅墙上的水墨画,刈清没有打扰他

过了一会周元泰又呷了一口茶然后才缓缓开口道:动静无心云出山,山云何处有忙闲,要知心往因无住,忙处看云闲看山。好一幅山云图,不知画的是哪座仙山?

刈清有些摸不到头脑,这大叔跑这来不是为了跟我研究画来了吧,挠了挠头笑着回道:这个我还真是不知道。

周元泰继续欣赏那幅画,表情专注的看了一会,又说道:这字题的也好,好字!挥洒自如,神采飞动而兼带篆意,用笔筋腱而不失秀色诚为传世隶书中难得的佳作!只是没有款不知出自和人之手啊?

刈清继续尬聊:没想到周叔叔学识渊博对字画也有研究,这是我奶奶祖家流传下来的。具体是何人所画何人所书我还真的是不知道。

周元泰看着那副画眼神中流露出喜爱:好,真是幅好画,用这么一副灵气自凝的古画做大本营也算得上是风水宝地了。

此话一出刈清让刈清大吃一惊,就连黄天兴也立马从墙上飘了下来,能看出这幅画是古画精品不难,有点书画知识的人都能辨认个差不离,但是能一眼看出此画便是堂营所在的人,那就不可能是一般人!

周元泰看着表情吃惊的刈清,哈哈笑了一声又开口道,:别紧张,闫宁的事我都知道了,很好,有能力,有爱心,还有同情心,又对感情专注,小伙子很不错。

刈清的脑子现在有点蒙,信息量又大来的又快,让他有点反应不及。

还是黄天兴开口对刈清说:难道闫宁是他让周盈安排的?

刈清听了黄天兴的话好像在这一团乱线中找到了那么一根头绪,刚要开口问。

没想到还没等刈清开口,周元泰就说道:是的!

这一次震惊的是黄天兴:你能听到我说话?

周元泰朝向黄天兴的方向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天兴,说道:当然!又抬手指了指黄天兴,:衣服不错!

黄天兴和刈清同时向后退了一步,异口同声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周元泰哈哈一笑,:别紧张,我又不是坏人,只不过是和刈清有缘的一个想报恩的人。

黄天兴:报什么恩?

周元泰哈哈一笑道:你知道的啊,那天在山上你应该看到过我们,一直躲在远处观望我们的黄仙应该就是你吧?

刈清觉得如今已经没什么可以让他惊讶的事了,转过头看了看黄天兴,:那天你也去了?

黄天兴木讷的点了点头

刈清看了看周元泰,你居然能发现他,我都没发现。

黄天兴拍了拍脑袋:艾玛,你就不能关注一下重点吗?

刈清反应了一下:对呀,你不是不去吗?死鸭子嘴硬。

黄天兴用力的又拍了一下脑门:艾玛!重点!大哥重点是他能看见我!

刈清好像反应过来的什么又转头看向周元泰

周元泰依旧是那副若无其事的微笑表情,好像什么都是理所应当一样:既然你能看到,那我看到又有什么奇怪的?

刈清和黄天兴再一次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也是?

周元泰取出一张名片递给刈清,说道:正式认识一下。

刈清接过名片看了一下,上面写的是。凤凰地产首席顾问周元泰。

首席顾问?刈清茫然的问

周元泰笑呵呵的说,还有另一个接地气的说法叫 风水先生~!刈清和黄天兴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这风水先生也算他半个同行,有很多不错的风水先生都是可以通灵的,能看见黄天兴也就不足为奇,不过看来他还不是一般的风水先生,是走高端路线的,这风水先生找他是为了干啥,还费了这么大一圈的劲。

周元泰似乎是看出了刈清的疑问:刈清啊,我把事情跟你解释一下,当时第一次相遇在山上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你身上有不同的东西,也猜到你应该是出马仙,在加上躲在远处的黄仙就更能确定了。

黄天兴:那你是故意接近我们的了?

周元泰:这个还真不是,下山时候受伤确实是个意外,也非常感谢刈清的帮助。

黄天兴接着问道:那闫宁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安排的?

周元泰轻皱了一下眉回到:闫宁是小女的好朋友,前段时间来家里玩我就发现她不对,当时我只是建议小女让闫宁陪着和你一起吃个饭。

刈清开口道:你是想考验我?

周元泰哈哈一笑:你如果这么想也可以,确实有考验的成分,当然也是为了闫宁,因为我觉得你能帮到她。

黄天兴: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帮闫宁?

刈清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便想看看他怎么回答

周元泰:术业有专攻,我只是个看风水的,就算我能看出来问题,可是我也没有解决问题的手段啊

这倒是一句实话,毕竟风水先生和出马弟子还是有差别的。

刈清:那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

周元泰清了清嗓子,:终于聊到正题了,其实我是来请你,准确来说是凤凰地产公司请您们堂营来帮忙的,当然不是白帮是公司的事,按价付费。

黄天兴:什么事?

周元泰:凤凰地产在青州开发的楼盘出了问题,想请你们去给处理一下。

刈清:青州?那要出关的呀!

周元泰:是啊,所以一般的小堂营是不敢接的,只有你们这样的实力才可以,从你们轻松处理闫宁的事就能看出你们的能力。

黄天兴关注的不是出关,好像对于他来说出山海关并不是什么大事,一直以来山海关是东北地仙的分界线,很少有越界出去办事的,沿途需要打点的关卡太多。堂营要有绝对的能力。黄天兴对九灵堂的实力很有数,只要对方不是很大的麻烦,出一次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黄天兴关心的事是,对方到底是什么麻烦。

黄天兴:简单说说是咋回事。我琢磨琢磨。

周元泰:凤凰地产在青州开发了个楼盘,地脚不错,虽然还没完工已经预售出去不少,可是最近工地总是出事,工人头一天晚上睡觉还没事,第二天早上就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屋外面了,还不止一个工人,好几个工人都出现这种情况了,吓的工人都跑了,凤凰地产怕传出去影响销售给了封口费,又找了个借口停了工期。

黄天兴:那你这首席顾问也不靠谱啊,怎么找了这么个地。

周元泰:青州那边并不是我负责的 ,是我的一个徒弟看到,出了事集团才找到我来处理,毕竟是自己带出来的徒弟,得我来擦屁股。

刈清:你去看过没?什么情况?

周元泰:去过,也看过,地方风水还是可以。虽然不是什么宝地,也算得上是藏风纳水的上品,不是以前的坟场,也没有什么王孙贵族的陵墓。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唯一异常的就是,一过凌晨时分就有一缕淡淡的黑雾笼罩在附近。

刈清和黄天兴:黑雾?

周元泰:嗯,很诡异,我之前也有合作过的出马仙家阴阳先生,要么看不出来什么,要么没有办法。所以闫宁的事情之后我觉得可以让你们试一试。

刈清和黄天兴陷入沉思中,。

周元泰看着两人有些为难又补充道:公司给的报价是300万,如果能处理好.

黄天兴砸了砸嘴:不是钱的事。

周元泰好像想起来什么:如果能处理好,我可以向老板额外要一块上好的养魂玉。

刈清警惕的看着周元泰:你调查我?

周元泰摆了摆手:毕竟哈城的圈子就这么大,一打听就知道,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自守纯阳,每天用精血养魂,很让人感动,我也是因为你这难得的品质,才放心找你合作,毕竟是个大的项目,出不得差错,不然损失太大。

是啊,如果一个新开盘的地产公司传出来闹鬼,谁还敢买。

送走了周元泰刈清对天兴说:这事你怎么看?

黄天兴:我看不了,找堂主吧!

刈清:你都去了,怎么不看看天羽?死要面子活受罪。

黄天兴:就他那脾气,看了也是继续跟我闹。

刈清:你们哥俩一个死德性。

黄天兴和刈清来到堂营的正厅,发现今天的人很全,几位当家的都在,胡青菡和黄素云正站在正厅中间,白家老太太看见刈清和黄天兴进来便开口说道:你俩来的正好,正准备去叫你们那。黄天兴:白奶奶有事?

白老太太:天羽在普照寺慈云大师那调理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准备送他回山里休养去,等天羽回山里以后你就去慈云大师那调理一段时间。

黄天兴:谢谢白奶奶惦记,我这现在还行,再说刈清要出关身边也离不开人。

白老太太:出关?

胡震罡:出什么关?

刈清赶忙回到:哦,还没定,这不是来跟您请示一下。

刈清将事情原委讲了一下。

灰家老爷子:出关倒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黑雾,,

莽老爷子: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要是真是那玩意,也该算算账了。

灰家老爷子:你这老东西,骂我胆小呗?都多大岁数了,还这么冲动。

莽老爷子哼了一声

胡震罡:灰家兄弟担心的有道理,毕竟还在关外。诸多不便。

莽老爷子:那就我去探探路,要是真是那东西,我就先打个先锋,胆小的殿后就是了。

灰老爷子有点挂不住脸:你个老东西,好赖不知!

白老太太:弟马是什么意思?

刈清嗫嚅到:他说报酬里可以加一块上好的养魂石,还,,

胡震罡厉声道:还什么!

刈清:还可以给一颗释魂丹

黄老太太:释魂丹

白老太太:天兴需要释魂丹,刈清需要养魂石,看来很了解我们啊!

灰家老爷子:对方什么来路?我的安排查一下,摸我们摸的很透啊。

刈清:说是凤凰地产委托,来的人叫周元泰

胡震罡:周元泰,听说过。

灰家老爷子:呵呵,原来是他,怪不得。

刈清:您认识?

灰家老爷子:不认识,听说过,在本市很有名气的风水先生,口碑也不错,有些本事,要是他都解决不了的事,真是要谨慎些了。

胡震罡:这事需要从长计议,先放一放。天兴,你那,听你白奶奶的,过几天就去慈云师傅那里去调养,这两天让青菡跟你学学,等你调理的时候让青菡先顶一段时间。

黄天兴恭敬:是,听堂主安排。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刈清唐丽欣,出马仙的妖孽女友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