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钟清喜庄邺《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钟清喜其实只出来了半柱香的时间,她腿有些麻,周围侍从皆忙碌着只她一人闲着无事,便想出去走走。寻了半天才找到一处没什么人的角落,扫了石凳上的积雪坐了片刻,可石凳上太凉,她隔了厚厚的棉衫棉裤也坐不住,就要

书评专区

用户30210687:好看,期待发现女主是女生后的表现

清风伴酒烟:很好看的一本小说,强推一波!!!

白糖藕丝:作者有话说! 男主确实是渣男,但他渣渣的三观是时代和身份地位造就的,不要奢望他开始就有男德。 但是我跟大家保证! 男 主 他 没 有 睡 过 别 的 女 人!!!他很会演戏,很会做样子!so,给他个机会吧。 而女主呢,也是真弱鸡,但是强权之下必有反抗,大家可以期待一下,等她不忍的时候,有人就要慌了。 其实这是作者写的第一本书,虽然数据惨淡,但是你们的催更和评论就是我的动力,我会努力写完,让大家看到结局的~

其实我可以抓住风的:真的好看,我好喜欢这种文,希望作者可以多多更新,但也要注意身体啊!

昵称?????:很好看,作者大大加油呀^0^~

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

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免费阅读

钟清喜其实只出来了半柱香的时间,她腿有些麻,周围侍从皆忙碌着只她一人闲着无事,便想出去走走。

寻了半天才找到一处没什么人的角落,扫了石凳上的积雪坐了片刻,可石凳上太凉,她隔了厚厚的棉衫棉裤也坐不住,就要准备回去的时候,却见一位华服青年揣了个手笼缓缓走过来。

“小公公在此赏雪么?”

这人发帽高束,头顶着个嵌玉银冠,脸颊肖长,鼻勾弯深,眼虽笑的温煦,却有股子挥不散的阴郁。

许是哪家的公子,清喜忙作了个揖,“回公子爷,小的哪会赏景啊,在这偷闲呢。”

而陆旻丰其实早在旁边看了她半晌。

小太监肤白似玉,眉眼灵动,隐在一团毛绒绒的护耳里看的他心头发痒,忍不住便拾了步来,瞧她笑靥晏晏更是眼热,顾着这宫里人杂没怎逾矩,只凑近了瞧她,见她似有不解,才收了势自怀里掏出三两酥皮糖,放在手心里递与她,“小公公辛苦,这糖儿你便拿去吃吧。”

清喜不疑有他,连声谢了,走近一步伸手去拿,刚到手,就听见雪丛中有脚步声走近。

“殿下。”她扬声唤。

人儿却靠近陆旻丰站着,脸上的笑靥还未散去,手里还拿着两个酥皮糖眼瞳发亮。

林襄却觉着这园中的冷风忽然间强了许多。

“过来。”

庄邺声音没了方才的散漫,失了点温度,眼仁也沉了一分,他唤那小太监,林襄才发现那原是他身边常见的人儿。

十一二岁的小童子,一身半新棉布宫衫,脸上却带着个成色极佳的兔绒护耳。看着,好像是那年围猎,庄邺在山坳里逮着的雪兔。

那雪兔只两耳尖泛灰通体雪白,眼睛却异常柔顺似有灵性,当时还以为他要带回去养着,却是没再见着过。

小太监几步走过来,脸上掬着的笑柔柔俏俏,让他感觉似在哪里见过。可却没等他细想,便被‘啪’的一个声响打断思路。

“唔!”清喜疼的忙捂住手,雪地里立时多了两个银黄的酥糖,庄邺毫无征兆的持扇骨打下来,叫她疼的瞬间就迷了眼。

“谁让你拿的。”

“太子殿下,臣见小公公可亲,便与了他两个糖儿,无甚……”

“谁的东西你都要是吗?”庄邺一眼也未乜陆旻丰,只蹙着眉问。

这般恼怒的形容却是林襄鲜少得见的,可那小太监似被怔住,一双圆眼张的可怜,他反倒是觉得庄邺这火气未免有些莫名。

“滚回去。”

他声音冷厉,却显然是真的动了怒,唬的小太监话都忘了回,倏一下就转身跑了。

“之斐,干嘛发这么大火?不至于不至于。”

“太子殿下,臣只……”

“陆家的。”庄邺终于扭了头看他,眉稍挑起,目光冰冷,“本宫只说一遍,管好你自己,莫将手伸到宫里来。”

林襄听了也是尴尬,这人竟一点脸面也未给人留。见那陆旻丰涨红着脸怔了怔,咬着牙应了声,便摸了摸鼻子上前拉了他离开。

庄邺却依旧冷着个脸,扔了手中的折扇,踩着地上的酥糖转身离开了原地。

————

有意晚回了些,庄邺其实也是想把火气散净了再回去。

可一想到她站在别人身边笑靥嫣嫣的样子他就压不住。

见她又半天不来伺候,坐在椅子上一把摔了紫檀刚奉上的茶杯。

清喜其实早在门外猫着,听见这动静也是料到躲不过,脖子一挺便走了进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庄邺瞧着牙根发痒,走过去一把将门摔上,垂首狞她,生把清喜盯出了一身汗。

她也不知道庄邺为什么发这么大火,自己手腕都叫他打肿了,他却气了一下午也没消又来找她事。

委屈劲上来,嘴一撇,就含了泪。

“你哭什么?!”

“没哭。”她说着眼泪都掉了下来。

“呵,你倒是委屈。”

庄邺回身坐在椅子上,卸了力气靠在椅背,只一双眼睛阴恻恻,盯着清喜不放。

清喜被他看的后背发麻,没骨气的缩着肩,哽咽道“不委屈。”

“那你说说,犯了什么错!”

“奴才不该拿别人的东西,丢了殿下的脸。”她想到下午庄邺怒目的表情,攥紧了手低喃。

庄邺却嘴角一掀又嗤笑了声,“那你说说该怎么罚?”

清喜一愣,瘪嘴道“殿下不是打罚过了么?”

“那不算!”

“可就是两个酥糖而已……”

“一根针也不行!”庄邺说着又拍了下桌子,清喜一个没忍住,又委屈的落下泪。

庄邺拧着眉不去看,只沉了声说,“那就罚你一顿板子吧。”

清喜猛的腰背一紧,忙跪着往前蹭了几步,“奴才知道错了,殿下别打奴才板子。”

她是真的怕,小顺子就是叫庄邺打死的,怎么自己就拿了别人两颗糖就要挨板子?

她伏过去又拽了拽庄邺的裤腿,总觉着他这火气来的蹊跷,到现在更像是要给她立规矩,死活就是不肯轻易饶了她。

见庄邺没反应,壮着胆子扑过去一把又将他的腿抱住,眼泪鼻涕全往上蹭,“殿下您就饶了奴才这次吧。”

庄邺拧着的眉丝毫未松,却颇为无奈的用手揉了揉眉心,也不去看她了,只道“真知道错了?”

“真知道了!”

”那就罚一个月月俸”,总要给她点威慑的,庄邺想,可那小人却兀的抬起头来,杏脸桃腮,贴着他的小腿仰头往上看。

这姿势仿佛在梦中出现过,庄邺喉头一滚,道了声“起来。”

清喜见似有回转,忙站起来抽抽搭搭,庄邺一乜,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给我瞧瞧手。”

清喜忙掀了袖子,十分委屈的给他看。

白白嫩嫩的藕节小臂,赫然一道红肿的尺痕,庄邺不由得伸手一拽,又将她拉近了些。

少年坐在椅子上微低于她,垂着眼看那伤痕,指尖浅浅搓着周围的皮肤,听得清喜‘嘶’了一声,才悠悠抬头去看她,又伸出手缓缓的抚在她脸上,扻去她眼下一滴泪。

他眼眸沉的如深夜汪洋,平日里肆意散漫的眉梢此刻也像是带了丝愁容似的,静默了半晌才哑着声出口,“那你亲亲我……”

清喜一愣,瞬间都忘了手上的疼。

她瞧着火光中少年明华碎玉的脸,怔忪半晌,身子猛地一抖,又叫庄邺一把缠住。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钟清喜庄邺《深宫偏宠,疯批殿下是醋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