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带着崽崽重回18岁姜湖兵姜特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高速公路之下是大片斜坡地,斜坡地生长着密密匝匝的野生果树林,斜坡下边也多是沟沟坎坎,只在不大一块平川上,聚集了三十多户人家。这些人家一律平房,远远看上去红瓦白墙,很是整齐。这便是姜湖兵出生、长大的地方

书评专区

带着崽崽重回18岁

带着崽崽重回18岁》免费阅读

高速公路之下是大片斜坡地,斜坡地生长着密密匝匝的野生果树林,斜坡下边也多是沟沟坎坎,只在不大一块平川上,聚集了三十多户人家。这些人家一律平房,远远看上去红瓦白墙,很是整齐。

这便是姜湖兵出生、长大的地方。

归家心切,他把自行车蹬的咯噔咯噔响。

特特口中说的“小狗牙牙”他是有记忆的,十几年前他家养的那只小田园犬就叫这个名字。只是记得后来失踪了,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至于小猪棒棒……父母倒是每年都会养一头猪,可也没讲究到给起小名儿的地步啊,姜湖兵现在还一头雾水。

他骑到村口的时候便下来推着走,这个世界到底有点匪夷所思,他要仔细观察观察,所有这些他知道的细节,到底还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村口枯死的柿子树,邻居陈四叔栓在院子里见人就狂吠不止的大黄狗,还有他儿时捡石子的那条小河……更有这三十多户邻里乡亲。

姜湖兵一颗心忐忑不已。

“阿兵从学校回来啦?”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左侧传来。

姜湖兵蓦然回头,90高龄的陈老太太,陈叔的老娘,正拄着拐杖向他这边蹒跚而来。

老人一口牙齿掉光了,但腿脚还很利索——姜湖兵看着,一时间有种错觉,觉得这次见她,比他小时候见过的任何一次还要利落上不少。

那么小两只脚,支棱着偏胖的身躯,在姜湖兵怔愣的视线里扒拉得可活泛了。

“阿兵啊,今天是你接这小特特回来呀?”老人乐呵呵地,抬手蹭了一下后座特特的脸颊。

姜湖兵在震惊中回不过神,恍惚中只听特特嫌弃地埋怨:“大太奶奶,你的手上有好多土,要弄脏特特的脸啦。”

陈老太听见后咯咯笑得更欢了。

姜湖兵自觉再盯着人家看要被发现不对劲,便匆匆忙忙回头去教育儿子:“不能说太奶奶的手脏哦特特。你现在长大了,这样就很不礼貌,对不对?”

这时,陈老太侧一下身,也向他的脸上伸手过来。

姜湖兵内心有犹豫,但不敢外露,索性就硬着头皮用右手握住了老人的手,摇一摇,寒暄句:“大奶奶你好!这晚饭吃过了没有?”

还好是热的……怎么是热的,她的手!

姜湖兵又一下放开那只手。

他心中的疑云快要没顶了。

身后院子里的大黄狗从梦中转醒,突然对着外面大叫起来,狗链被它挣得哗啦啦响个不停。姜湖兵汗毛直立,驮着特特连招呼都忘了跟陈老太太打,就风驰电掣跑了。

不正常,全都不正常!好好的世界就跟突然扭曲了似的,未来的人和物能回来,故去的居然也能回来!

他后背冒出一层又一层冷汗,好容易骑到自家门口,车子还没停稳,意料之外首先迎出来的居然还真是他家那个牙牙狗!

牙牙狗识得自己,绕着自行车一个劲儿转圈圈,欢腾得不行,时而还会上来刨他几爪子裤腿。

姜湖兵深呼吸,心里同时也莫名得到一丝慰藉。

他抱着特特把他放下来,特特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躬了身朝牙牙做鬼脸,然后吐吐舌头嚎叫着跑进门去。

而牙牙,用一蹦三尺高的欢脱方式欢迎他,也尾随他而去。

姜湖兵看呆:“………………”

牙牙是自己当初的玩伴,认识特特又是怎么回事?

这俩压根也不在一个时空里啊。

“阿兵?还愣在外面干嘛,不赶紧进来?”

母亲围着围裙,捧一颗大白菜立在院子中央,一脸笑容冲他招手。

她看见门口站着的尚且稚嫩的儿子时,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因为姜湖兵现在看见的,也是十四年前的那个母亲。

她的腰背也都还挺直,脸上几乎没什么皱纹,肤色也红润,性格也明显开朗不少。

“妈——”姜湖兵一张口,才惊觉自己真的思念。

母亲至今身体也还算可以,也陪着他们,和父亲依旧在这个院子里生活着,但姜湖兵就是有一种与他们离得很遥远的感觉。

虽也三不五时的会见面,会一起吃饭,关照彼此的生活,但就是不会再像小时候那般亲近了。

他突然想念,想念的是那些匆匆而过,却没来得及好好拥抱的岁月。

“你管他干什么,如今翅膀硬了,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还不想进这个门。我看就让他站那吧,爱站多久站多久!”

父亲大概是听见了动静,骂骂咧咧走出来。

他和母亲一样,也是刚刚四十的壮年模样。虽说下午有去找医生看腿,但这时候的他还没很瘸,走路和正常人差不多,人也还是那么……高挑英俊。

姜湖兵咧嘴笑了。

这一刻他又真正觉得幸福。

那时候父亲老说这种话的,儿子长大了,读高中了,能独自过活了,他二老不是他的全部了。

就姜湖兵每回去一次,他都要把自己的思念化成这种特殊的符号,絮叨个没完。

只是他那时候也叛逆,脾气冲,还真当他对自己不满,爱挑自己的刺呢。

“我饿了,爸,妈。因为很饿,就不想说话,也走不动路。”姜湖兵提着书包挪步进门,他用尽一百分的力气把挡住他视线的水雾逼回去,但它们太猖狂了,前仆后继又涌出很多。

“还能饿哭?”母亲简直不可置信,用手拍打他的脊背,催着他进屋,“这么大个小伙子哦,也不丢人!”

“他知道丢人就好了,我看比咱小特特还要幼稚一些吧。”

父亲嗔怪,回头找孙子去,满院子大声喊:“特特儿去哪里了?牙牙子,带特特回来吃好东西喽!爷爷今天看腿去,大夫没找着,拿钱买了一个大蛋糕呢!呵呵呵,好大大大的一个,香的呀,还不来吃?”

特特就从花园的围墙后面跑出来,牙牙狗缀在他的裤子口袋上,追着咬那处的一粒纽扣。

“蛋糕是什么啊,爷爷?我要看,它漂亮吗?”特特被爷爷抱在怀里,小手不安分,取下爷爷的帽子戴在自己头上,还抚摸爷爷的脑袋。

“蛋糕就是啊,有好多好多奶油抹在上面,有好几种颜色的,特别好看的,味道甜甜的,特特一定喜欢吃的,一种食物。”

“啊,那我要吃!”

姜湖兵回头看见,只觉得这一幕又恍若昨天,特特在爷爷奶奶身边的样子,不管是喊他爸的时候还是喊他哥的时候,一直都是撒娇卖萌耍脾气,没什么大的变化。

“看看这是什么!”母亲心情大好,指着桌上一个彩色的方盒子给儿子和孙子看,“你们都没见过吧?嘿嘿,说实话,我见倒是见过,却是第一次拿在手里呢。”

生日蛋糕专用纸盒——这是一个六寸大小的生日蛋糕。

十七岁的姜湖兵没见过这东西,但三十岁的姜湖兵不能不熟悉。

以前和侯小琴在一起的时候,她比较懂浪漫,两个人的生日和他们成为情侣的纪念日,她便都要订一个蛋糕来,点蜡烛庆祝一下。

姜湖兵人生的第一个生日蛋糕,便是侯小琴送的。

后来特特出生,两个人慢慢就只过这一个生日了,什么纪念日呀,自己的生日呀,侯小琴自己在家整一个四不像也就凑合了。

特特的每次生日,爷爷奶奶却都在场,全家人一起过的,所以未来的父母亲,自然也有见过这种蛋糕。

“没见过,这是什么好吃的呢?”姜湖兵因为哽咽,几乎说不完整话。

他失去了一些,又得到了一些,看似像弥补,但他还是不可抑制地疼痛。

他说不出来,只觉得好惨烈,好惨烈。

“你瞧瞧这孩子,今个儿怎么尽流泪了呢?要给你过生日这事,我和你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带着崽崽重回18岁姜湖兵姜特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