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我靠种植力养娃最新章节,蓝洛司徒炀小说免费阅读

夕阳沉落,大地半明半暗,山野变得模模糊糊,高大的老树形成了一副黑白分明的剪影,炊烟袅袅升起,正渐渐消散在昏暗的空中,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子烟火气。蓝洛带着新买的下人回到村里的时候,天已经麻黑麻黑的。干活儿

书评专区

我靠种植力养娃

我靠种植力养娃》免费阅读

夕阳沉落,大地半明半暗,山野变得模模糊糊,高大的老树形成了一副黑白分明的剪影,炊烟袅袅升起,正渐渐消散在昏暗的空中,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子烟火气。

蓝洛带着新买的下人回到村里的时候,天已经麻黑麻黑的。干活儿的都早已回家,路上几乎不见行人。

几人大包小包背着,手上拿着,这些都是蓝洛添置的物品,有主食稻米、粟米,棉麻布、鸡和鱼等,赚了钱总要在生活上好起来。

双胞胎没有在刘家等着,两人像小弃儿一样,蹲在自家门口,委屈屈巴巴的埋着头。

“大宝,小宝。”蓝洛刚到门口,看到这样情况,心莫名一疼,也没问他们为什么蹲在门口。放下手上的东西,将两人抱在怀里,亲昵的蹭了蹭。

“怎么了,想娘了?”

双胞胎一阵委屈,眼里压不住的泪水顿时往外流。

“娘。”

“不哭,走,咱们回家,娘给你们买了好东西。”

晚上,煮饭婆子卉嬷嬷给母子三人,做了葱油鸡,炒青菜和白米饭,大宝小宝,第一次吃白米干饭,满满的一大碗,吃得饱饱的,十分开心。

两人虽然对家里出现的一群人有点茫然,但是,也没害怕。反而对那个十岁的小男孩好奇极了,一个劲儿的盯着他看。

蓝洛等他们几人在另一边吃完,收拾好,这才把所有人都叫到主屋。

母子三人坐在上面,蓝洛轻轻拍着身边的孩子,唯有深意的看着面前的四人:做饭的卉嬷嬷,会些拳脚功夫的立春丫头,能下地干活的老丈忠伯和十岁左右的男孩谷风,忠伯和谷风是祖孙关系。

“想必你们也看到了我们家的情况。”

“我们家姓蓝,这是我的两个儿子,大宝叫蓝禹丞,小宝叫蓝禹桐。”

母子三人同一个姓氏?底下几人垂着眼睛有一丝丝诧异。尤其是卉嬷嬷。

“你们没猜错,我们是女户家。”这蓝家父母在很早以前说要招赘的时候,就在衙门给女儿立了女户,只有立了女户,女孩子才能继承父母的东西,否则,就是有亲戚的就归亲戚,没有亲戚的就划归族里或者村里。

蓝父蓝母当初也是外来的,带着一大笔钱,在柳树村安家后就一直住在这里。

也没什么亲戚。当初担心女儿未来,所以就去立下了女户。

“平日里,卉嬷嬷就做好我安排的事情就可以,忠伯负责田地种植事情,立春跟着我,至于谷风,就陪着大宝和小宝一起学习,照顾好他们。”

“是,主子。”

蓝家,是个小四合院,房间也多。当时蓝父蓝母想的就是以后招赘有子孙了也住的开,所以修建得比较宽敞,院子正对面是房屋主体,大门边有两间储物的房间,蓝洛让他们整理了一下,忠伯和谷风就住那里,方便守门。

院子正中的主屋,原本是蓝父蓝母住的,现在蓝洛搬进去了,双胞胎两人的房间在蓝洛对面,而卉嬷嬷和春立住进了靠近厨房的西次间屋子。

蓝家有陌生人出入,还是两天后,蓝洛带着忠伯和立春去山上,让人瞧见了,大家才知道的。

正在田间劳作的刘家婆媳:“洛儿,你们这是做什么?家里没有柴火了?”

蓝洛:“刘阿婆、刘婶子,你们好,家里有柴火,这东西我有用,所以搬回去。”

蓝洛背着一筐野菜,立春和忠伯两人抬着两根长长的枯木,三人的动静在乡间十分惹人注目,尤其是蓝洛和两个陌生面孔在一起。

刘婶子将手上的杂草扔掉:“洛儿,他们是哪儿人,怎么在这里?”

蓝洛:“哦,这是我家的下人。这是忠伯,这是立春。”

蓝洛不想隐瞒忠伯等人的身份,但也不想现在说得那么清楚。不太习惯和村里人接触,简单的说了下,就带着两人离开了。

她在村里平时都不怎么理人,所以也没人凑上来问。就是有好事者,也不过是处于观望中,毕竟蓝家刚死了父母,这些人觉得很晦气。

不过,大家对忠伯和立春的身份还是很好奇的,蓝家居然用得起下人了?

蓝洛哪来的钱买下人,难道是悄悄再婚找男人了?

村里人结婚生子都会找村长,毕竟需要村长出面去县衙办理相关手续。一些专喜八卦之人偷偷跑去询问村长。

然而村长说,没这回事儿。

一时间,大家更不懂了。

……

蓝家,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他们搬回来的东西。

蓝洛:“忠伯,把这两根木头砍成一丈左右的长度。”

大宝和小宝围过来:“娘,这树桩能做什么?”

“还记得之前,娘让你们摘的黑木耳吗?”

两人点点头。

“这个木桩,是娘用来种植木耳的。”

旁边卉嬷嬷:“主子说的木耳是指黑毒菇吗?”

她看到木桩上有零星的黑毒菇小芽。

“没错。”蓝洛站起来,目光掠过所有人。

“其实这东西不是有毒,只不过要经过处理,食用后才不会生病。”

大宝:“晾晒起来吗?”他见院子里都晒了一大堆。

蓝洛点点头:“对,大宝真聪明!这黑木耳对身体有很多好处,做菜也是一道美味。只要把它晒干,存放起来,不仅可以做为过冬的蔬菜,也能消散掉有害的东西。它的表面有一层物质,直接吃,会让人生病,但是经过太阳晾晒这东西就会消失。”

大宝、小宝听得一脸稀奇:“哦,娘,我们懂了。”

蓝洛笑道,拍了拍他们:“今天的大字写完了吗?诗词会背了吗?”

双胞胎被噎,认真点点头:“娘,我们都会了,我们今天可以去抓虫子喂小鸡吗?”

那天蓝洛买了人后,添置了许多必需品,连小鸡仔这样的东西都买了十对,二十只,可把大宝小宝高兴坏了。整日心心念念的想去抓虫子喂鸡,只因他们听隔壁的刘铁蛋说过,鸡最爱吃虫子。鸡吃了虫子就会下蛋。

蓝洛点点头,“去吧,”孩子学习之余也需要放松放松。

解决好树干,蓝洛背着背篓进了主屋,关上门,这才点击种植系统,家里吃食不缺,银钱还有两百三十两左右。所以她暂时不打算出去赚钱,目前要紧的是种植东西。

系统最上端有一根种植力进度条,这些日子,进度条从最开始的一点点,已经长了一小截了,而后院的土豆也长大许多了,相信过些日子就可以开花结果了。

但是她不能等着这批土豆长大了才开始第二批次种植,所以就靠蔬种换取。

而今天采集的东西,相信可以换很多东西。

蓝洛把蔬种放在系统版面前,然后点击兑换,兑换栏立即出现四个主框。

蓝洛点开大类,在主食栏下找到红薯,点击兑换,瞬间,案板上出现了四十根红薯。

拿起来仔细观察一番,居然是蜜薯,垫了垫,“黄心密薯特别甜,如此硕大,品质应该很不错。”

次日,蓝洛带着立春和忠伯在蓝家唯一的一块田里种植红薯,三人埋头在田地里认真拔荒草的时候,田埂上来了一个男人。

“蓝妹子,蓝妹子!”

男人激动的大声喊叫。

蓝洛侧头,情绪忽的来了,一双眼里闪过冷漠和恨意。

“蓝妹子,我找你有事情,你过来下!”

男人见她注意到自己很激动。

蓝洛放下手中的红薯,小声对忠伯说了几句,就带着立春走了过去。

叶东奎声音很大,引得方圆四周,下地的人都在往这边看。

“你有什么事儿?”

“蓝妹子,我……”男人见她过来了,反而拘谨得说不出话。一个脸憋得通红。

蓝洛静静看着他,此人蛇眉鼠眼,胆怯,心狠好色,贪财念富。

原主上辈子一个孤寡痴傻女人,身世凄惨至极,不与怜悯罢了,这人还趁机侮辱,这种渣滓怎么配为人呢?

趁人之危被发现后,迫于威胁,结果就是一门三父子共同欺辱一个痴傻女子。

蓝洛浑身又忍不住痛苦的颤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狠意。

蓝洛咬紧牙关:“没事儿,我就走了!”

对面的人还在鼓气酝酿中。

见她要走,连忙说道,

“蓝妹子,蓝妹子,你嫁给我好不好?”男人说着就要来抓她,立春立马甩出锄头挡在前面。

立春:“老实点!别动手动脚!”

立春动作爽利迅速,彪悍的身躯举着锄头挡在前面,叶东奎一时吓了一跳。

蓝洛强忍着怒气:“叶东奎,你给我滚,我不嫁人的,请不要污我名声!”

叶东奎充耳不闻,露出黄牙笑了笑:“蓝妹子,我喜欢你,我能干活儿的,你嫁给我,我帮你干活儿!比那老头儿干得好多了!”

这话说得,忠伯冲过来一脚就给叶东奎踹了过去,“没规没矩的东西,夫人也是你能随口胡说的!”

叶东奎被狠狠踹了一脚,跌倒在田坎间地里,“哎哟,好痛,好痛。”

叶东奎捂着肚子躺在地理打滚。

“天杀的!谁打我孙子?”叶老太从一旁蹿出来。

蓝洛懒得理这些人,忠伯这一脚,绝对没这么大的杀伤力,叶东奎不过就是泼皮耍赖罢了。带着人转身就走。

“站住,你们站住!”叶老太情急之下,从后面抓住了立春的衣服,她本来想抓蓝洛,但是立春走在后面,挡住了她。

蓝洛停下脚步,回过头,冷冷的看着这个老太太,老不休的,原主记忆里,那一世,老太太知道自己儿子孙子欺辱原主后,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帮着隐瞒丑事儿,时不时打骂原主,骂她不要脸的烂货。不给吃,而且理直气壮的占了蓝家房子,留给那考上探花的叶陆海,当做他回乡的住宅。

立春大声一喝:“老婆子,放开!”

“快来人啊,打人了,小贱蹄子打人了!。”

叶老太的嗓子吼得很大声,巴不得把周围的人都吸引过来。

“你这老婆子,再不放手,我不客气了!”立春凶恶的瞪着眼前的老婆子,主子说了,她的职责就是要保护好她们娘三的安全,现在这个老婆子简直就是在挑衅她的拳头。

“赔钱,你们把我孙子踹伤了,赔钱,不赔钱就让姓蓝的嫁给我孙子。”老太太不依不饶,就是不放手。

此时周围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立春,不用顾忌,将她甩掉!”

立春有了这话,瞬间扭着叶老太的爪子,一根根掰开。

然后一只手把人举起来,扔到地上。

围观的人,由于大家住得远,平时也没什么交道,所以都没说话。这叶家老太是出了名的不要脸。但是它有一个考上举人的儿子正在上京赶考的路上。所以大家都不敢得罪她。

由得她平日里胡作非为。

三人回到屋后,将大门关上。隔绝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门外的人怎能甘心?

不停的拍打门,叫骂着蓝洛。

蓝洛没在意,一个人坐在院子躺椅上,静静的想着事情。

这一家人真是怎么避都避不开,恶心死了。

致命毒瘤,不摘掉,迟早会影响她们母子三人。

“开门,开门,村长来了!”

“村长来了!”

蓝洛收回神游,示意立春和忠伯打开大门,门外的确是村长,不过也有许多村民和厌恶至极的叶家人。

“村长。”蓝洛对村长行了个礼。

“蓝家丫头,听说你打人了?”

“没有。”

叶老太捂着被摔痛的屁股:“是她旁边的老头儿和丑丫头。”

众人的目光极具在蓝洛身边的两人身上。一个五六十岁,一个十五六岁。据说是蓝洛的下人。

村长疑惑:“蓝丫头,这两人是?”

蓝洛:“我找人牙子买的干活儿的人。”

找人牙子买的人?

是下人?

现场不知情的人一片哗然。

买人,如果是私下买卖,那是要给村长登记,还要报备官府。

但如果是通过人牙子买,那边自然有人帮忙向官府报备,衙门有记录。

蓝家这么有钱,都开始用下人了?

现场时不时传出小声议论。

村长一时没想到这么个情况,片刻:“那这两人打人了?”

蓝洛沉吟,今天的事儿,她不能让人将错推到她们身上,毕竟忠伯和立春虽是蓝家下人,但对于村里人来说,就是外人。外人怎么能欺负村里人呢?到时候不管对错,忠伯和立春都讨不到好。

蓝洛垂下头,变脸似的再次抬起,泪眼朦胧的看着村长:“村长阿叔,您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是什么样的品性您还不知道吗?这些日子我爹娘没了,孤儿寡母,总有人欺上门,我当年招赘,你也是亲眼看到的,现如今,我那丈夫不过出门两载,就有人欺上门,这叫我们母子可怎么活啊?”

蓝洛娇娇柔柔,粉泪盈盈,看得一旁人,心下不忍。对于美丽的东西,常人都有好感,尤其是曾经受过蓝父蓝母恩惠的人,忍不住心下一软。

村长:“哦?这话怎么说?谁欺负你了?”

村长摸了摸胡须,这事儿他倒还真没听说。

蓝洛哭得更伤心了:“村长阿叔,这叶家,欺人太甚,前几日,托着夏媒婆上门劝我嫁人,我拒绝了,没想到今日这叶东奎上来就说,让我嫁给他,不然不让我好过,还想趁机想侮辱我名声,好借此让我妥协,是我身边的忠叔和立春护着我,这才没事的。”

叶东奎立马跳脚:“胡说八道。”他是说过让她嫁给他,但是根本没说过不让她不好过,也没想侮辱她名声。

蓝洛哭得很伤心:“我家什么情况大家也看到了,我至于说这些让人笑话我吗?那叶家老太刚才说的话,大家可都是听到了的。”

旁边有人说道:“对啊,蓝家都能买下人了,至于这样胡闹吗?这叶家八成是看上人家的钱了”

“对啊,你们可别忘了那叶家的大孙媳妇是怎么来的。”

旁边有人不屑嗤笑起来。

蓝洛值得同情,可是人性中最大的恶,就是见不得熟人比自己好。

没几人真心帮她说话,毕竟原本大家生活都差不多,可是现在你却买下人吃香喝辣的,这让人心里怎么舒服呢?

大家穷得好好的,都是患难好邻居,一团和气,其乐融融,凭什么,你就可以先富起来,铁定不知道干了什么肮脏勾当来的钱!

众人想到这,收起了好心,又一脸八卦的围着看好戏。

村长当年是受过蓝父蓝母帮助的,村长家那大院子可有蓝家出的一部分钱,可是叶家那叶陆海也不是好惹的,当年叶家的大孙媳妇儿事情就是叶陆海摆平的,叶陆海这个人是绝对不会允许有辱他名声的事情出现。

再说,这三年一考的会试就要到了,叶家不能出事,但是蓝丫头……

村长很为难,只得将蓝洛请到一边,两人说了好一会儿话。

回来时,村长就说道:“今天大家都在这里,我当村长的把话说清楚了,蓝丫头是有夫之妇,大家别想那些有的没的,那水生没有死,也不是跑了,只不过是出门做工挣钱去了,这买人,也是水生想着他们母子三人在家没人照顾,特地买的。大家没事儿多操心操心自己家田地,别整天东家长西家短,再让我知道谁捣乱或者听到流言蜚语,我定饶不了人。”

水生?

失踪两年的水生发财了?难怪!

叶老太心有不甘,咬牙切齿:“那他们打人呢?”

“蓝家赔偿叶家二十文。”

二十文?这么点?

叶老太还想说什么?。

村长猛然瞪着她,吓得将话全部吞回去了。

她儿子虽然有功名,但是现在也不在家里,要是她再惹村长急了,说不定真吃不了兜着走。哼!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我靠种植力养娃最新章节,蓝洛司徒炀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