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夏小鱼楚十七,猎户家的小娇妻,夜夜想逃跑小说免费阅读

腊月初,一年里最冷的月份开始了,尤其半夜,能把鬼冻得龇牙咧嘴四处飘着哭。如非有事儿,没有谁愿意在这么冷的晚上出门儿,都早早就躺在热被窝里了。朦胧中,夏小鱼听见“噗通”一声响,好像有人跳了进来。夏小鱼闭

书评专区

水墨不倾城:新书签约上架,是穿越的年代文,但具体年代做了模糊处理,如果有小伙伴一定要问年代,当解放前即可。不要做考据党,喜欢的请五星好评,不喜欢的请弃书,转身离去即可,没必要伤害人!

猎户家的小娇妻,夜夜想逃跑

猎户家的小娇妻,夜夜想逃跑》免费阅读

腊月初,一年里最冷的月份开始了,尤其半夜,能把鬼冻得龇牙咧嘴四处飘着哭。

如非有事儿,没有谁愿意在这么冷的晚上出门儿,都早早就躺在热被窝里了。

朦胧中,夏小鱼听见“噗通”一声响,好像有人跳了进来。

夏小鱼闭着眼睛:自己住二十三层,这么高的楼,小偷还能翻进来?那他岂不是会飞檐走壁了?

再说了,天这么冷,自己也没开窗子啊,难不成还有人会穿墙术?

只容夏小鱼琢磨了三秒钟,接着就听见几声瘆人的惨叫,“哎呦!摔死我了。

夏长江,吴桂芳,你们两个快点出来,快点儿呀,老子腿摔断了。

哎呦,哎呦妈呀,疼死我了——”

什么?夏长江?吴桂芳?这两个是什么人?鬼叫着的又是什么人?全然陌生的名字啊。

夏小鱼一着急,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这回她彻底清醒了。

房间里没点灯,漆黑一片,一时之间,夏小鱼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她害怕了,快速翻身,伸手去摸手机。枕头边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摸到。

这时,她听见外间屋里有人起来的声音,是一男一女两个人,在低声说话,说的什么听不清楚。

接着,微弱的灯光亮起,两个人开门走出去,男人低声怒喝,“夏长贵,大半夜的,你翻墙进来想干什么?

小鱼已经被你害惨了,你还敢来?”

男人声音里带着愤怒,“你要是真把腿摔断了,摔死了,那就是老天开眼了,世上也少了一个祸害。”

“夏长江,你少他妈的跟我扯,小鱼是我闺女,她在你家里,我不来这儿,还能去哪儿?她醒过来了吧?

你们把闺女还给我,我立刻就走。”

女人的声音传进耳朵,“你闺女?十五年前,你把两岁的小鱼扔到我家炕上时是怎么说的?

现在看小鱼长大了,又舔着脸来认闺女?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

三个人你一句他一句地吵着,又因为寒冷,忙三火四地都进了屋。

夏小鱼坐起身,借着从门缝儿漏进来的微弱灯光,打量着这间屋子。

土坯房,木头窗,没有玻璃,糊着暗黄色的窗户纸,倒是挺严实,没有冷风刮进来。

自己躺在一条炕的炕头儿,炕挺热乎。身下是一条薄褥子,炕梢儿是一口斑驳的旧柜子。

除此外,这间屋里再没有别的东西了。

夏小鱼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天啊,难道我穿越了吗?这么怪异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又闪目四下看了看,夏小鱼差点哭出来:确实是穿越了,从环境上来看,穿得不算成功。

容不得她仔细想了,外间屋里的三个人一直在争吵,声音还不小,一点都不顾及是大半夜。

越吵越烈,甚至有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夏小鱼欲哭无泪。

她七岁时,父亲就和母亲离了婚,像一只扑火的飞蛾,跟着插足女去过他的美好生活了。

她大学毕业,工作的第一年,又失去了母亲。苦水里泡大的姑娘,从小无枝可依,养成了遇事先冷静的习惯。

此刻,小鱼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沉下心,仔细听着。

她初来乍到,必须弄清楚外面这几个人和自己的关系,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这一静心,原主的记忆缓缓涌进脑海,不用听外面几个人的争吵,夏小鱼就弄清楚了:

这个家的男主人叫夏长江,女主人叫吴桂芳,他们是夫妻。

十五年前,和自己同名的原主才两岁,也是这样寒冷的腊月里,她的娘病逝了。

原主的爹叫夏长贵,就是翻墙跳进来的那个人。夏长江是夏长贵的大哥,吴桂芳是夏长贵的大嫂。

夏长贵埋葬原主娘的当天晚上,就抱着原主来到大哥大嫂家,把她往炕上一放,对大哥大嫂说:

“这孩子给你们了,你们当闺女养吧。如果你们不想养,扔出去让她自生自灭就行。”

这话说得要多无情就有多无情,说完,转身就走,头都没回一下。

吴桂芳看着坐在炕上、才两岁多一点的孩子,眼眸中盛着惊恐,却一声都不哭,好像她也懂得,这不是自己家,不能随便哭。

吴桂芳心软了,看了看丈夫夏长江,和他商量:

“这孩子早早死了娘,如果我们把她送回去,夏长贵那畜生,真悬把孩子扔出去让她自生自灭。

苦点就苦点,我们养着她吧,全当给小钦和小阳又生了个妹妹。”

夏小钦是夏长江和吴桂芳的的儿子,比夏小鱼大五岁,夏小阳是他们的闺女,比夏小鱼大三岁。

兄妹两个都眼巴巴地望着他们的爹,小声祈求着,要把小鱼留下。

再填一个孩子,日子注定会更艰难,但夏长江也不能让夏小鱼被夏长贵给扔到外面自生自灭。

就这样,夏小鱼留下了,在这个贫穷却温暖的家里生活了十五年,她长大了。

十七岁的姑娘,像一个莲花苞,美得清纯无比。

这十五年里,夏长贵偶尔来一次,不是为了借钱就是找米,没有一次是特意来看夏小鱼的。

前一阵子,夏长贵开始频繁上门,口口声声说夏小鱼是他的闺女,不能总寄养在别人家,他要带夏小鱼回家去。

还说他是夏小鱼的爹,要为夏小鱼张罗婚姻大事。

说得是真好听啊,其实每个人都明白,夏小鱼长大了,夏长贵想要给闺女找人家、他想要聘礼。

夏长贵几乎每天都来,夏长江和吴桂芳坚决反对,他们心里很清楚,一旦夏小鱼跟着夏长贵回去,她的一辈子铁定被毁了。

夏小鱼更是气得不行,老实巴交的十七岁女孩,眼见夏长贵的嚣张无人治得了,心里充满了恐惧和悲愤,除了哭,没有一点办法。

就在前天,夏长贵和夏长江吵成一团、就要动手打起来的时候,夏小鱼疯了一样冲出去,一头撞在院里的一棵大枣树上,当时就晕了过去。

她宁可像树上的枣子一样,死在寒风里,也绝对不跟夏长贵回去。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夏小鱼楚十七,猎户家的小娇妻,夜夜想逃跑小说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