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姬勅桃花小说《红棺送葬,白轿迎亲》全文免费阅读

棒棒棒。。。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划破寂静的夜空。。。“赖子哥,赖子哥,呜呜呜,你快开门呀!”同时传来一个女孩的哭喊声。我此时正睡的迷迷糊糊,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本能的坐了起来。是隔壁邻居,我的青梅竹马

书评专区

梅花老K:兄弟们,大家好!我是作者十三,感谢大家支持!虽然是我在番茄的第一本书,但希望兄弟们给我个机会,把书放在书架上,以下我做几点保证,一绝不太监,二绝不注水,三绝对超百万字。愿兄弟们监督,咱们共同完成这本书!!再次拜谢!!

我叫啥好嘛:好看是好看,但是!作者同志啊,你这一更Ⅰ更的上,看的我快没兴趣了。。。

红棺送葬,白轿迎亲

红棺送葬,白轿迎亲》免费阅读

棒棒棒。。。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划破寂静的夜空。。。

“赖子哥,赖子哥,呜呜呜,你快开门呀!”

同时传来一个女孩的哭喊声。

我此时正睡的迷迷糊糊,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本能的坐了起来。

是隔壁邻居,我的青梅竹马小桃花的声音。

我本能的迅速下床,冲出院子,打开大门。

“咦?人呢?”

今晚满月,在明媚的月光下,大门口竟然空无一人。

我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门口,揉了揉眼睛,心里还在琢磨,这是怎么回事?

一阵小风吹过,我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头发“噌”就竖了起来。

“有鬼呀!”

我不由的惊叫一声,彻底清醒了,急忙关上大门,插好门栓。

“大黑,大黑,快来保护我!”

我哆哆嗦嗦的蹲下身,此时有些腿软了,只好先缓一缓。

“汪汪汪。。。”

随着几声狗叫,我家的看门狗大黑飞快的跑到我跟前。

我一把抱住大黑,身体有了些许温暖,心里也有了些安慰。

邦邦邦。。。

此时又传来了敲门声。

由于近在咫尺,没注意到脚步声,我又被吓了一跳,正要大叫。

却听大黑欢快的叫了几声,随后竟然“叽叽叽”的摆起了尾巴。

“大黑,大黑,快去叫赖子哥,赖子哥。。。”

这次还是小桃花的声音。

据说狗通阴阳,看大黑的表现,料想门外的应该是人,不是鬼!

于是我咽了口唾沫,试探的轻声问道:

“是,是小桃花,花花吗?”

“呀,妈呀!呜呜呜。。。”

谁知我话一出口,外面的女孩竟然跳着脚大叫起来,跟着哭了起来。

我此时也慌了,于是急忙起身打开大门。

果然,明亮的月光下,门口站着的不是小桃花还能是谁?

“小,小,小桃花,怎,怎么了?怎么,这么晚找,找我?”

现在已经入秋了,我从小都是习惯裸睡,午夜时分温度低,又在外面呆了这么久。

这时,才发现我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

“鬼呀!”

小桃花大叫一声,撒腿就跑。

“呼!”

又是一阵小风吹过。

我一个人愣愣的留在原地,看着她跑走的方向,又打了个冷战。

周围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似乎本来也没有人来过。

“刚才我真的看见小桃花了,真的。。。”

我安慰着自己,然后环视了一圈午夜安逸的小村子。

“爷爷呀!。。。”

我不由的头皮一紧,也大叫一声,迅速关上大门,冲回屋子,关上家门,钻进被窝里,开始瑟瑟发抖。

突然,家门传出挠抓的声音,像是有人用指甲摩擦木门发出的。

“一定是鬼追来了,正用长指甲挠门呢!”

我想起了电影里鬼挠门的画面,吓的快要死过去了。

“爷爷,救命啊!”

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心里不住的念叨着。

虽然我已经是个20岁的男人了,但是遇到这种事,还是有比自己矮一头的爷爷在,心里能踏实。

今天爷爷正好不在家。

汪汪汪。。。

随后门口传来了狗叫声。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刚才跑的急,把狗堵门外了。

我终于长吁了一口气,准备起身把狗放进来。

这时,大门再次被人敲响了。

今晚这是怎么了?非得吓死我才罢休吗?

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

大门口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赖子,快开门,我是你青山哥,想请你帮个忙。”

青山是小桃花的亲哥哥。

难道他们家真的出什么事了?

我还是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出,身体还在有节奏的抖个不停。

“赖子,别闹啊!刚才不是还在大门口站着呢嘛!有正事,赶紧的。”

门口又传来了青山哥的声音,敲门声也更加急促了些。

我鼓起最后残存的一点勇气,下了床,轻轻打开家门,探头朝院门那边,颤声问道:

“青山哥,真的是你吗?”

只听他没有好气的说道:

“废话,不是我是谁?赶紧过我家来,有事跟你说。”

“对了,记得穿好衣服啊!大半夜的光溜溜的站门口,把桃花都吓哭了。”

说完就听见脚步声远去了,随后隔壁传来了开关院门的声音。

我终于彻底缓过神来,原来根本没有鬼,有正事。

当下也不敢犹豫,忙穿好衣服,跑到隔壁。

这大半夜的能有什么正事?

大门是半开的,我直接推门进去。

正屋亮着灯,似乎还有隐隐的哭泣声。

我一头雾水,桃花这孩子也太胆小了,光溜溜怎么了?

又不是没见过!从小就是光屁股长大的。

不对!一定是有什么别的事,那点小事不至于。

难道,难道死人了?

刚想到这里,我就直接甩了自己一巴掌。

呸呸呸!

接着赶忙吐了几口口水。

这家人年龄最大的就是刘婶了,但也不过四十多岁。

我赶忙晃晃脑袋,直接推开家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见刘婶仰面朝天,平躺在炕上。

一动不动,像是睡着一般,只有比较粗重的呼吸声。

青山和桃花分别跪在她两侧,桃花还在嘤嘤的小声抽泣着。

青山哥看见我进来,忙摆摆手说道:

“赖子,你快来看一下,我妈这是怎么了?”

“她睡觉一向是很轻的,但刚才桃花做了个噩梦惊醒,想叫醒她说说话,却怎么都叫不醒。”

“桃花感觉不对劲,就把我也叫过来,但是不管我怎么叫怎么推,就是不醒。”

我点点头,赶忙爬上炕去认真看向刘婶。

本来刚才吓哭桃花,还想给她道歉的,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刘婶现在的样子,其实跟睡着没什么两样。

只是随着她的呼吸,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像是在打呼噜,但又。。不像。

我仔细听了一会后,心里不由一个冷战。

那根本不是呼噜声,是喉咙的一口痰在随着呼吸上下翻动着。

爷爷是帮人操办丧事的,因此我从小经历这方面的事也比较多。

我知道那口痰不是普通的痰,我们这行一般叫它“命痰!”

死亡来临之时,人的意识会逐渐消失,身体会逐渐凉下去。

仅仅剩下了呼吸,这时的人就已经相当于是死人了。

随后呼吸会一次比一次慢,一次比一次弱,直到再无力将那口堵在气管口的痰吹起。

然后命痰封喉,也就彻底断气了。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姬勅桃花小说《红棺送葬,白轿迎亲》全文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