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玄冥劫帝》江澜完整版免费阅读

听到姜雨柔喊话,这两男子目光离开水果摊位。方才还亲昵的举动也收敛了不少,并肩而来。其中白衣男子秀色俏丽,凤眼弯眉,双眉之间一簇红印。带着一脸如沐春的笑意快步走来,与江雨柔熟络起来。“雨柔妹妹,许久不见

书评专区

玄冥劫帝

玄冥劫帝》免费阅读

听到姜雨柔喊话,这两男子目光离开水果摊位。方才还亲昵的举动也收敛了不少,并肩而来。

其中白衣男子秀色俏丽,凤眼弯眉,双眉之间一簇红印。带着一脸如沐春的笑意快步走来,与江雨柔熟络起来。

“雨柔妹妹,许久不见可让哥哥好生想念。噫~你今天这件白裙子与哥哥的也太般配了”

白衣男子说笑间;牵过旁边紫金长袍男子的手,一边拿绢帕轻捂红唇说道。

“雨柔来给你介绍下,这位呢;是靖城王家公子,单名一个健字。是吾的知交好友,感情莫逆。我本不愿来此对你过多打扰,都是健郎非要来见见江家千金”

江澜猜测不错,这白衣男子就是江雨柔魂牵梦绕的花公子。饶是早有预感,看到这作做的样子也是一阵反胃。

王健袍下大臂一挥,拉过花公子。端住他的下巴,四目相对。这花公子竟然喘起粗气来,脸上也是两朵红晕。王健开口道。

“花儿;这就是你所说的大乾江家七小姐?不愧是大家子弟,气质果然非比常人。不过世上佳人千千万,吾心中还是只有花儿一人”

这白衣花公子拿出一个刚才果摊买的黄桃,红唇玉牙咬了一口。在嘴里咀嚼出令人作呕的吧唧声音,黄桃汁液顺着嘴角流下来看起来荒浪极了。

“吃个桃桃~嗯啊,好凉凉”

看到花公子皱眉头的动作如此阴阳怪气,江澜隔应的胃里翻江倒海。一口酸水从胃里反上来,又强行咽下去。更惊的是这白衣花公子把咬了一口的黄桃送往王健口中,王健竟毫不在意又咬一口,大肆咀嚼出和刚才一样作呕的吧唧声。

江雨柔在旁边也是又惊奇又尴尬,知道花公子温文儒雅不喜欢舞刀弄枪。却没想到心爱之人居然有如此癖好,恶寒到了极致。

“唔~呕!”江澜此时彻地忍不住了,第一次见男人和男人之间还能放电。居然如此变态,强忍了许久再也忍不住了。一声干呕,吐出一滩酸水,这一声干呕也成了压垮江雨柔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王健收起脸上的放荡,冷眸一道寒光摄人,直逼江澜。一手做爪状向前一步踏来,欲要对江澜动手。

姜雨柔侧身挡在江澜身前,冷声道

“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猪狗不如的东西!也敢对我江家奴仆动手,你尽管试试”

转头面向花公子;再也顾不得大家千金的身份又气又怒,骂道。

“花寒!你这不要脸的东西,真不知羞耻!”

原来这花公子名叫花寒,江雨柔气到发抖的俏脸上泪水潸然而下,努力佯装强势。一把夺过江澜手中的方木盒,甩向花寒,锁阳、苁蓉、鹿茸、老参落一地。其中还有一卷编缀精细的竹书用发带绑着,不言而喻;是江雨柔写给这花寒的情笺。

花寒毫不在意,脸上如沐春风的笑意不减,开口道。

“江雨柔,我一直拿你当知心妹妹,你竟然敢对健郎逞凶!早先就约莫你悟不到那两句诗的真意,但是你没想到你如此愚昧。事到如今还不明我意!今天见你最后一面,顺便告知与你;今后我花寒和你再无任何瓜葛,我心中只有健郎一人”

说到此处,花寒又双眼含情脉脉的望向王健。

江雨柔被自己心爱的男子如此中伤,心中绞痛的早已经梨花带雨了。泪水从脸颊上流到下巴处一副凄凉样,一改刚才对王健的强势。

周围的纨绔子弟、游街贵胄、商旅小贩、平民百姓、都早已经在旁边聚集时间长了,个个七嘴八舌的讨论今天这出狗血大剧。不少人窃笑堂堂大乾江家的千金小姐居然对一个有龙阳之好的变态死心塌地,送出几味壮阳大药不说。还让对方讥讽的一无是处,最后让这有龙阳之好的变态糟弃,简直是惊天笑话啊。

一果贩兀自插嘴道:“刚才就是买我的黄桃”

周围人又是一阵反胃,纷纷说到这辈子再不吃黄桃了…

人群中一手拄算命幡的麻衣老汉,身上几个破洞。头上依稀的几根白丝随着哈哈大笑抖擞起来,嘴里露出几颗仅剩的几颗黄牙。一副江湖术士模样,佯装自己很懂的样子给周围人说道。

“嘿呀!这不是正应了老话嘛;寒门出贵子,富家多傻儿。啊哈哈哈哈哈”

老汉笑的前仰后合咳咳嗽嗽起来,眼睛里泪花打转。周围人越聚越多个个胡乱猜测起来,嬉笑间种种流言蜚语不断。

江澜眼睛一斜,望向旁边的小欢两眼泪汪汪也是手足无措。自己今日也确实让这叫花寒的人恶心够了,眼神一冷,指着花寒大声吟道。

“此人;不男不女,给家族蒙羞,辜负父母养育恩! 喜好男风,为大乾之耻,妄自苟活朗朗世上!谁知道就这种半阴不阳的东西,也敢高攀我家七小姐!我家七小姐天真烂漫;宅心仁厚,不料被这腌臜之人的花言巧语所欺骗。诸位以为玩弄女子感情是为何人?”

画风立马转变,周围人目光聚集在这两个男人身上。尤其花寒;脸上一层冷霜,被人当众说出喜好男风面红耳赤的不知所云。五指欲要捏断,白牙几乎要把红唇咬烂了。

江澜趁热打铁;毒舌不饶人,脑袋故意向王健一斜。瞟向一旁同样无地自容的王健,又道。

“这喜好男风的畜牲骗取信任后,求我家小姐给他凑锁阳、苁蓉、鹿茸等等几味壮阳大药,你们猜猜这喜好男风的畜牲用这大药来干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躁舌奴才,找死不成!鹰爪手!”

王健再也忍不住了;一个跃步扑来,手做爪状。一副雄鹰扑食之相,众人也是没想到江家门口此人居然敢动手。江澜眼疾手快一个侧身堪堪躲过,肩膀处生疼,粗布衣服被撕出三道血口子。心中暗道:炼体三重!三百斤之力!

王健见一击不中更为恼怒,转过身体丝毫没有停顿。大喝一声,挥出右臂露出满是老茧的手掌。大拇指和小指贴着手掌,中间三指微曲做鹰爪样斜劈过来。江澜本想后退两步,不行!速度太慢根本躲不过这雷厉风行的一爪,眼看三根利爪就要刮破脑袋时候,江澜身子一个极速后仰。眼见这三根利爪贴着鼻尖划过,王健紫金二色的袖袍掠过脸上都觉得火辣辣的。更不敢想象被三百斤之力的利爪划过的下场了,心中一阵后怕。

“住手!败类东西你敢在我江家门口行凶!我父亲一句话要你满门抄斩!”

江雨柔看王健还要出手色厉内荏喊道,谁知王健毫不顾忌,双眼通红盯着江澜。

“区区一个猪狗一般的奴才,连炼体都不曾修炼过,居然能躲过我两击!!有意思,有意思。今天要不撕烂你这张臭嘴洗刷耻辱,我王某今日自绝于此!”

王健一个飞跃跳起一丈,一手在后;一手成爪。自高而下俯冲而来,亮出指节分明的三根手指锁定江澜!他这套功夫有雄鹰展翅之意,大开大合凶狠异常。他本来炼体三重就有三百斤之力,这一式又从上俯冲下来借自身重量出爪。若是让这三指抓中了,必然要当场毙命。

说时快那时慢,早先人群里哈哈大笑的黄牙老汉这会正在江澜旁边,老汉不动声色的用竹杆戳了戳江澜小腿,千钧一发之际江澜顾不得前后想正要伸手要摸点什么。这老汉也恰到好处的松开手中竹竿,稳稳落在江澜手里。王健一道黑影扑下来时候,江澜两只手斜握竹竿向前一戳。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你这狗奴才!我要你死!”

王健痛苦嚎叫,那只引以为豪的手掌被一根竹杆洞穿,赫然是黄牙刚才那根白幡的幡杆子。倒不是江澜功夫多高,他自上而下俯冲下来时候自己用力凶狠;手掌正对竹尖!

江澜心里发狠,趁王健抱着手掌慌乱之时。两手握住插在王健手掌中的竹竿,用力拔出抬手插进王健胸膛!

江澜也打出了火气,满手鲜血盯着花寒森然问道。

“我刚说到哪里了?是不是说到你骗药那茬了?”

花寒望着血泊中没了呼吸王健,早已经吓破了胆,慌忙跪下磕头如捣蒜。

“噗”一声江澜拔出王健身上带血竹杆,走上前一脚踩住花寒脑勺,又说道。

“问你话呢,那几味壮阳大药你是准备自己吃?还是给他吃?嗯?有伤风俗的杂种!”

花寒声泪俱下,哽咽答道。

“准备给他吃,他吃!大爷饶过我这杂种吧”

“我早料到你这不男不女的阴阳人给他吃,你还有脸说出来!”

江澜一只血手握着血淋淋的竹竿,看起来阴森恐怖。一脚把花寒踏趴下,转头对众人说道。

“这杂种欺我家小姐心地善良,想骗点壮阳大药行龙阳之事也就罢了。最恶寒之至的还是写下两句藏头诗,毫不避讳的自称是龙阳、断袖。伤风败俗毫不知道廉耻二字,对我江家小姐不敬诸位以为如何处置?”

不等众人回话“扑哧”一声,血液溅出!江澜手握竹杆,从花寒背上直戳心脏,来了个洞穿!周围看热闹的人瞬间鸦雀无声,刚才周围人群中的窃笑、嘲讽、造谣等声音戛然而止。江澜拔出带血的竹杆丢向众人前面,在花寒的尸体上蹭了蹭鞋底。一笑间露出一行白牙,大声吟道。

“这就是对我江家小姐不敬的下场!全部滚!”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小说《玄冥劫帝》江澜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