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小说《穿越:从棺材中走出个女侯爷》时盼阳杨重云完整版免费阅读

眼下严国边疆局势动荡,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京城,依旧是一片繁华景象。街边商铺林立,家家人满为患;巷内也是叫卖声不绝,处处人声鼎沸。宇国公府就坐落在城东,有着东大街上数一数二大的府门。入了府门便能看见影壁

书评专区

穿越:从棺材中走出个女侯爷

穿越:从棺材中走出个女侯爷》免费阅读

眼下严国边疆局势动荡,但却丝毫没有影响到京城,依旧是一片繁华景象。街边商铺林立,家家人满为患;巷内也是叫卖声不绝,处处人声鼎沸。

宇国公府就坐落在城东,有着东大街上数一数二大的府门。

入了府门便能看见影壁,上绘猛虎下山图,栩栩如生。

往西走,外院的长廊两侧不似普通人家栽种花树,却长着几棵长青的松柏,清风徐徐,松针的辛香气能飘满整个院落。

自二门进入内院,左右两侧是东西厢房,正中便是杨家老夫人雍氏所居住的正房。

杨重云自弘晨县遇刺之后头次回府,循例要先去拜过老夫人。

“二少爷回来啦,老夫人刚歇了午觉,现下精神头正好。”

出来相迎的是跟随了老夫人几十年的苍妈妈,也算是看着杨重云长大,对他自然不比旁人,要更亲厚些。

“有劳妈妈,我正要去拜过祖母。”

杨重云躬了躬身,他待人一向如此,无论尊卑,对年长者总是礼敬有加。

“二少爷请便,老夫人正在正厅等您。”

杨重云又微一颔首,这才跨步走进了正房。

老夫人穿着一身刺着云霞金鱼海棠绣纹枣红色大袖背子,正端坐在主位上用茶,一脸慈爱宠溺的看着自己这个小孙子。

杨重云一掀袍底,双膝跪倒以头碰地,行了个拜礼这才起身。

“祖母安好,孙儿回来了。”

老夫人笑眯了眼,连忙伸手招呼他走近些。

“云儿,怎么祖母听说,你近日常去听泉庄?你身子不好,总是去那种乡野地方作甚?看看,这才几日,便黑了,也瘦了。”

杨重云走近了几步,便顺势坐在了老夫人的脚凳上,侧着把头放在了老夫人膝盖上。

“让祖母担心了,是孙儿的不是。”

老夫人笑出了声,抬手抚着他的后脑勺,口中假意嗔怪着。

“哎呦,多大的人了,还撒娇。说吧,你又有什么事要让祖母替你去办?”

杨重云咧嘴一笑,一个二十一岁的大男人,在老夫人面前却像个孩童一般。

自然,也唯有在老夫人面前他才会如此、才能如此。

“叫祖母猜出来了,孙儿此行去弘晨县外探月山上采药,顺路接了一对孤儿寡母回来,想求祖母帮着安置。”

老夫人闻言,用帕子打了一下他的头。

“你跟祖母还藏着话?你平日里便不是管闲事的人,怎么会突然接了外人回来?”

杨重云这才抬起了头,脸色摆正了些。

“孙儿当然知道瞒不过祖母,那孤儿寡母,正是孙儿的救命恩人。孙儿自探月山上下来,行至林间正欲返程时,一伙人意图刺杀孙儿。”

老夫人面色骤冷,声音也沉了几分。

“想是又与之前的是同一批人吧?”

“是,但祖母拨给孙儿这批护卫不错,最后还是有惊无险。但孙儿确为那母女二人所救,且那姑娘因孙儿身受重伤,故而孙儿才自作主张带回来安置在了听泉庄。”

老夫人长叹了一口气,抚了抚他的脸,又拿着指头点了点他的额头。

“苦了你了。可是你素日里是个行事谨慎的人呐,怎么会把你的救命恩人搁在听泉庄那么个污糟地方?可是又出了什么事?”

杨重云眉头一皱,低下了头。

“是孙儿思虑不周,想着是孙儿送去的人,下边就算再不把孙儿放在心上,也断然不会对孙儿带去的人面上过不去。谁料到那些夯货不光对孙儿不敬,竟还对孙儿的恩人意图不轨,想毁人清白。若非那姑娘有些功夫在身,怕是孙儿要愧疚一生。”

老夫人闻言可是动了大气了,拿起茶盏就砸在了地上,屋里的响动惊动了门口站着的苍妈妈,紧着几步就走到了老夫人面前。

“老夫人,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云儿就算再不济,也是堂堂正正的杨家二少爷!还轮不到那些低贱的猪狗嚼舌根!去,带上几个护院,把那听泉庄的管事,那个姓魏的,痛打上一顿!”

老夫人也是行武出身,一动气就是要打人。别说是些下人,府里杨言业若是在她面前对杨重云不公,她也是要抄起拐杖砸自己那儿子几下的。

杨重云看老夫人生气的模样倒笑了,老夫人看他事不关己一般,又戳了戳他的额头。

“你笑甚?祖母给你料理事呢你反倒笑开祖母了是不是?!”

杨重云脸上笑意不减。“孙儿是觉得,祖母威风不减当年。”

老太太倒被他一本正经的马屁给拍乐了。

“你啊你,也罢,既是你的救命恩人,那便是有恩于我杨家。东郊最近的冠云庄是我名下的庄子,你派人把她们接了去,与管事的说是我的远亲,他们定然不敢造次。”

杨重云喜出望外,又对着老夫人拜了一拜。

“是,孙儿谢过祖母。”

老夫人挥了挥手,正色道:“你去拜过你父亲之后让他过来见我。”

“是,孙儿告退。”

杨重云退出老夫人所在的正院,顺内宅路就去到了父亲杨言业和母亲肖氏所居住的东跨院。肖氏偏爱杏花,院落里种的也是清一色的杏树。两院景致不同,人便也不同了。

路上见过杨重云的丫鬟与家丁虽然面上恭敬,但眼底隐隐都透着轻视。对此,杨重云倒也习惯了,只当看不见。

任凭旁人如何低看他,但他都不可自轻自贱,这是他这许多年从这府中悟出来的生存道理。

这个时辰是杨言业和肖氏用午茶的时候,杨重云便径直去了东花厅。

“父亲、母亲安好,儿子回来了。”

一家人见面,杨重云却丝毫没有了在老夫人院里时候的放松,端端正正行了拜礼之后束手立在了原地。

“回来了便好,去拜过你祖母了吗?”

肖氏倒是看了他几眼,也答了话,杨言业却是连头也不抬,只低垂着眼吹着茶。

杨重云对于自己父亲这个冷淡态度也早已释然了,冲肖氏淡淡一笑。

“拜过了,祖母让儿子传话,唤父亲去见她。”

闻言,杨言业放下茶盏,起身理了理藏蓝色的四合如意连云纹锦袍,与杨重云擦肩而过时,抬手拍了拍他的肩,便算是问候了。

“你此行可还顺利?”

见杨言业走了,肖氏才给他指了指旁边的红木椅,示意他坐下,语气中这才松快了几分。

“劳母亲挂怀,一切顺利,儿子还要回去制药,就不打扰母亲了。”

说完,杨重云施了一礼抬脚就走。

并非他不想与自己母亲亲近,而是他自出生就体弱,肖氏在他幼时就时常寻郎中寻补药与他补身,但始终没有起色。杨言业在一次酒后借着醉意斥责过肖氏,说她一味宠溺幼子才导致他身骄肉贵经不得风雨,那时杨重云已有七岁,母亲的无力无助模样便深深刻在了脑海中。

于是在他的心中,便落下了一条铁律,不与母亲亲近,是他这个做儿子的唯一不给母亲添麻烦的方式。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冬香小说网 » 小说《穿越:从棺材中走出个女侯爷》时盼阳杨重云完整版免费阅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